第68章 第 68 章_后妈对照组靠熊在娃综爆红了
红杏小说网 > 后妈对照组靠熊在娃综爆红了 > 第68章 第 68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8章 第 68 章

  系统沉默半晌,最后还是承认了,“是的宿主,你很聪明,甚至都不用我告诉你就猜到了真相。”

  “第一世也就是原书里,你被原著剧情控制着做了很多不好的事,在临死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是一本小说里的女配,怨气极大,然后被系统捕捉到了,为了帮助你重新摆正这个世界的三观,所以我们将你投入到了另一个世界里,进行特训,毕竟你之前实在是太弱了。”

  “在那个世界里,你有一对虎爸虎妈,所以你的童年过得并不算愉快,不过也同样的练成了许多的技能,最后夺得了影后。所以在你拿到影后的那晚,我们又把你召了回来。”

  “最开始我们以为你会用你在那个世界学到的演技和情商去洗白自己,将沈林颜比下去。然而让本系统没想到的是,你竟然因为上辈子太苦了,回来之后总想躺平。”

  “不过,虽然中间的过程有一些意外,但是结果还算是不错的,你做到了,而且比本系统预想的要做的更好。”

  “这一切本来按照规定是要在任务彻底结束之后才能告诉宿主的,但是既然宿主已经知道了,也就没必要再隐瞒了。”

  “宿主,还有最后一场综艺的录制,你也即将迎来最后的难关,宿主,加油吧,做完这一切你就迎来自由了。”

  沈清清很想问系统所谓的难关是什么,然而系统却是不肯再说了,沈清清十分无语,她最讨厌话说一半了。

  不过系统不再说,那她也只能选择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祭拜完周若言,他们此行最大的目的就算完成了。

  大概是因为有系统的存在,沈清清也有些相信怪力乱神又或者是这世上存在更高维度的生物,她便也觉得小孩子在墓园里待太久不好。

  于是在结束后,他们没有多待便离开了墓园。

  随后周烨煊又带着他们去逛了下周若言曾经上过的大学,三人一起漫步在校园之中。

  这里是艺术院校,沈清清又长得年轻,哪怕带着一个小孩,也有不少男生前来搭讪。

  对此,沈清清十分受用,毕竟被男大学生搭讪还是能证明她的魅力的。

  只是父子两却是不爽了,周嘉言更是每见到一个男生前来搭讪便要上前抱紧沈清清的大腿喊妈妈。

  沈清清有些无语,但是这却对这里的男大学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毕竟f国本就是世界上最为浪漫的国度,而这些学艺术的男生更是放荡不羁。

  甚至有男生直接用不太纯熟的英语问她愿不愿意来一段婚外情,直到周烨煊怒气冲冲来到沈清清身边,一副要打人的样子才作罢。

  鉴于这种状况,周烨煊便赶紧带着沈清清他们离开了,明明在来之前还说要带他们体验一下大学食堂和图书馆。

  但是现在还是算了吧,沈清清走在路上都一大堆人搭讪,更何况是去学生聚集地呢

  四周都是些陌生的面孔,因此沈清清他们都没有发现不远处一个同样卷毛的华人男子正偷偷地打量着他们。

  华人男子是那种很是阳光帅气的长相,然而此刻他的眼神中却是满是阴翳,望向沈清清他们一家三口的眼神更是带着恨意。

  等到沈清清他们彻底离开后,那男子才收回了目光,他拿出手机,定下了回国的机票。

  回到家后,沈清清本来以为接下来便是他们佛系收拾下行李准备下明天回国,结果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收到了一张邀请函。

  邀请函十分有格调,是那种老式的用羽毛笔写成的烫金花体字,邀请他们晚上去不远处的一处庄园做客,落款人则是林思淼。

  看见这个名字,沈清清心下了然,看来那天碰到的老人果然是她那个外公,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会突然间对她示好。

  沈清清对于林思淼当初不管自己的母亲颇有怨言,十分不爽。她本来想要直接拒绝的,然而周烨煊却跟她道,“清清,早晚都是要面对的,又何必逃避呢?”

  她不得不承认周烨煊说得有道理,最后还是答应了去赴约。

  于是一家三口本来打算度过一个悠闲的周六下午加晚上,变成了开车去到2小时车程外的一处庄园。

  这是一处葡萄庄园,能看见一大片一大片的葡萄地。

  此时正是葡萄丰收的季节,他们还能看见许多工人在采摘,还有巨大的酒桶摆放着,很明显这是一处酒庄。

  看着眼前的景象,沈清清不由感叹这位林家老爷子真的挺附庸风雅的。

  这处庄园的建筑显然比周烨煊买的那处还要老几百年,是那种石头城堡。

  这种房子现在据说不算特别贵,但是维护成本却是极高的,不过对于一个千万珠宝都能随便赠送的老爷子来讲,想必这都是毛毛雨。

  而且看看这排场,难怪当初林老爷子看不上沈宏那个凤凰男,如果她自己是家长的话,想必也不会愿意女儿嫁给这样的男人。

  只是看着这副模样的房子,沈清清总是不自觉想到电影里男主角或者女主角不小心造访到吸血鬼的家时的样子。

  虽然在沈清清看来,这位外公的思想也跟那在棺材里沉睡了几百年上千年的老古董一般。

  他们被管家一路带着进了城堡内,与外表不同,房间内早已经换上了现代化的家具、电器,看起来十分的舒适。

  此时林思淼正坐在真皮沙发椅上等着他们的到来,听见他们一家三口进屋的声音后,才从一本书中将头抬了起来。

  随后他伸出苍老的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道,“坐吧。”

  三人就坐后,林思淼便又让佣人送上了红茶和糕点,看起来都是十分精致的款式,摆在周嘉言面前的还有一盘装着各种动物形状的饼干,看得他睁大了眼睛。

  不过小孩还是顾忌在别人的家中,所以并不上手摸,只吃一块的时候才会拿一块。

  众人坐定后便到了今天的主题,依旧是林思淼率先开口,“清清,想必你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了吧,我是你的外公。”

  沈清清听见“外公”这两个字,一时间颇有些好笑。

  虽然在血缘上他们的确是外公和外孙女,可是他还记不记得早在二十年前他便已经跟林初音断绝了关系。

  既然林初音不是他的女儿,那她又怎么算得上是他的孙女呢?

  这般想着,沈清清抬起头望向林思淼,“这位老先生,我觉得呢还是不要乱攀亲戚得好,毕竟我妈妈早在二十多年钱就跟林家没关系了。”

  林思淼喝茶的手一顿,有些惊讶地望着沈清清,这可真是个倔强的姑娘啊,跟当初的林初音一样。

  果然他哪怕他愿意低头,沈清清可能也不愿意。

  这般想着,他竟是又低低地笑出了声。

  沈清清见到老人这样,心想他怕不是疯了,怎么被自己这么打脸还能笑出来?

  随后老人开口道,“你很有你母亲当年的性格,也很有我们林家人的性格。倔强,轻易不肯低头。”

  原来是这样给自己脸上贴金呢?!

  沈清清并不觉得自己倔强,在大多数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十分有眼色,只是现在这是她的底线了。

  她冷笑一声,“妈妈生了我,我自然像妈妈。至于林家,我好像跟林家没什么关系。”

  林思淼显然不打算再跟沈清清纠结这个问题下去,并没有管沈清清的冷笑,直接转了个话题。

  “清清,你知道我叫你来是做什么吗?”

  沈清清心说无非又是林家那摊子事,至于具体的她不想猜也懒得猜,直接道,“有话你就直说,说完了我们就可以早点回去,明天还要回国呢,你知道,挺累的。”

  在林思淼的之前几十年的岁月中,敢跟他这么大声说话的人根本没几个,细细想想,大概也只有曾经的林初音敢跟他拍桌子争论吧。

  也因此林思淼对于沈清清的直接却是并未太生气,反正他现在已经时日无多,在接下来的时光里,他只想尽力弥补当初的遗憾。

  如果不是他默许的话,林初晁也不能这么顺利地就继承了公司,回到国内发展,还去找了沈清清。

  的确现在的林初晁已经足够强大,但是林思淼执掌公司已经几十年,又怎么可能真的一点势力也无了点?

  他叹了口气开口道,“清清,今天我叫你来,对你是好事。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的不满,但是那都过去了,我现在只是一个想要尽力弥补以前缺陷的八十岁老人。”

  “我知道初晁已经去找过你了,应当也跟你提过股份的事情。但是他那只是面上公司的部分,我手里还有很多不动产、矿脉等等,早在很久之前我就将其分成了四份,其中的一份本来是打算给你母亲的,只是没想到她去得比我都早。”

  “我曾经以为我们父女两还有时间,可没想到……”

  眼前毕竟是个近八十岁的老人,沈清清一时间也没法再开口说些不好听的话,只能答道,“世事无常,永远也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更先到来。”

  林思淼望着沈清清,浑浊的眼神中像是有了光,“你说得对,所以我也想通了,我们都互相退后一步,你重新认回林家,林家的产业从此也有你的一部分。而且不管你想继续在娱乐圈又或者回来继承家业,成为商人,我都可以给你保驾护航。清清,这对你是一个很划算的交易。”

  沈清清听着林思淼的话便觉得自己刚刚的心软是白费了,这个老头果然依旧是那个利益至上的老头子。

  划算的交易?

  为什么亲情对他们来讲会用划算的交易来形容呢?

  她虽然爱钱,但是却也知道很多涉及到底线的东西并不能用钱来交易,特别是林初音还是她的妈妈,她有什么资格因为钱去代替她和解呢?

  沈清清抬起头,望向林思淼,语带嘲讽,“我知道你是一个已经接近八十岁的老人了,所以也不想说太多难听的话气你,毕竟万一把你气得血压高了,碰瓷我怎么办。”

  “但是林老先生,首先矛盾是您跟我妈妈,我没有权力代替她做出任何原谅的决定,这不是退一步就海阔天空的事情。”

  “其次,您现在就是人老了,开始想要亲情,又开始期盼着儿孙环绕。我也不是不想多一个会真心疼爱我的外公、舅舅。但是请您搞清楚亲情的本质,这不是一场交易。

  “您刚刚的那番话您真的不觉得很恐怖吗?说白了,您就是想要用钱买个孙女。不是我往自己脸上贴金,若是我真的答应了,您才真的应该害怕哪天你真躺病床上了,我为了提前拿遗产直接把你的氧气管给拔了。”

  “算了,老先生,话不投机,我觉得我们还是就当互相不认识就行,毕竟我们现在都还过得挺不错的。没别的事了的话,我们先告辞了。”

  说着沈清清便站起了身,随后拍了拍身边跟着的两个男人。

  周嘉言此时还陶醉在动物小饼干中,他每次都会挑选一个不同形状的动物饼干,十分有趣,而且饼干里竟然还有不同味道的巧克力碎。

  不过见妈妈让他起来,他自然也会配合,只是心中有些可惜小饼干,这里的小饼干好像比家里的大厨做得还要好吃。

  他很想揣几块小饼干带走,但是看了看妈妈的脸色,小家伙还是没有伸出小手。

  这个时候输人不能输阵,他怎么能背着妈妈偷偷拿小饼干呢?

  林思淼听见沈清清这番话十分震动,亲情?

  他自嘲地笑了笑,于他而言,他周围的所有感情都不算存粹,包括他的那几个儿女。

  他清楚地知道他们之间的父慈子孝都是建立在他手中的股票和权力之上的。

  他知道自己独断专行,并不是个好父亲,那些子女若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恐怕早就“起义”了。

  而对他这个父亲感情唯一相对纯粹的只有他的第一个女儿林初音,而这也是他第一次做父亲,投入了最多感情的孩子。

  大抵也是林初音并不那么在乎金钱,所以最后才会跟他闹翻,而他自己会觉得被最为看重的女儿背叛。

  他以前年轻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人老了却是开始期待这种存粹的感情,所以他哪怕用利益诱惑也想让他最为珍爱的女儿重回林家。

  只是眼前的这个女孩似乎跟林初音一样,并没有那么在意他以为重要的东西。

  他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后,朗声道,“清清,你也知道意外可能比明天更快到来,的确对于我这样的老人更是这样,我刚刚检查出来了肺癌,可能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沈清清的脚步猛然顿住,什么,林思淼竟然也得癌症了?可是刚刚那老爷子看起来明明身体很好。

  她转过身望向林思淼,“您真不是在骗我?我没有听小林先生说过。”

  林思淼耸了耸肩,“我比谁都希望我是在开玩笑,不过幸好检查出来得早,所以我还有得救。不过你知道的,我年纪大了,谁知道能不能扛得住治疗呢,所以在彻底住进医院之前我打算回国走走看看。”

  “至于为什么没告诉初晁他们,一是我刚查出来没几天,第二便是我的病会影响很多事情,甚至包括公司的股价,在最开始没有明朗的阶段时,我并不想告诉他们。”

  沈清清看着这个按理曾经不可一世的男人,心中叹了口气,她自认不是一个特别心软的人,但却也无法对一个身患绝症的老人说什么重话。

  于是半晌后她开口道,“如果你回国的话,如果我有时间的话,我会去看您的。”末了她又加了一句,“就当是去敬老院做慈善了。”

  林思淼听见沈清清的话后低低笑出了声,望向沈清清的眼神越发和蔼。

  终究是个嘴硬心软的丫头,他赌对了。

  “那我就谢谢你愿意来为我这个老头子送爱心了。”

  沈清清耸了耸肩,“没办法,我毕竟是个公众人物还是得时不时做慈善的。”

  因为关系的“破冰”,林思淼便也再接再厉要求他们留下来吃晚餐。

  考虑到回去周家还有两个小时,他们还带了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于是最终沈清清他们还是答应了下来。

  林思淼很高兴,还让一旁的老管家去取了酒窖里珍藏着的最好年份葡萄酒。

  他笑着对他们介绍,“我知道你们平时喝过很多好的葡萄酒,但是你们别看我这只是个小酒庄,但我可以说我用来酿酒的葡萄是全f国最好的葡萄,我请的酿酒师也是最好的,只是我这酒庄产量小,所以懒得做什么营销推广,只把酒送给我一些私交好的友人。”

  沈清清对酒没什么了解也不爱喝酒,只淡定地听着。

  周烨煊虽然不好酒,但是在生意场上难免需要喝酒,同时他们也需要在生意场上用好酒撑场面,因此他对酒还是很有研究的,他当然知道有这种私人酒庄,只供应小部分高级客人。

  虽然沈清清还没有认这位老爷子,但是周烨煊也不想得罪这位老爷子,更何况他们还有过合作,便笑着道,“林老先生,您这可是私人订制,今天是我们有口福了。”

  周烨煊本来以为林思淼这样的老狐狸也会微笑着回应,维持表面的和谐。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只冷哼了一声,“的确是你有口福了,如果不是清清在,我可舍不得把这酒给你喝。”

  虽然清清还没有松口叫他外公,但是此时的林思淼已经站在外公的角度审视周烨煊了。

  在他看来周烨煊的个人条件的确不错,可惜有了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私生子,真真是大打折扣,而这一条便将周烨煊所有优点给遮盖了。

  如果他在的话,他可是不愿意自家外孙女嫁给一个有私生子的男人。

  沈清清看着周烨煊拍马屁不成,反倒被老头子怼,十分地幸灾乐祸。这老头就不能给他太多的好脸色,不然就开始蹬鼻子上脸的。

  林思淼在怼完周烨煊后,又将目光转向了那个正在小口吃着小饼干的小孩。

  之前差点就要离开吃不成小饼干了,周嘉言此时自然要继续吃个够。

  他小口小口地吃着,满脸都是满足,而且因为在别人的家里,他发现爸爸妈妈都没空管自己,他今天自然要吃个过瘾。

  然而就当他陶醉在饼干的香气中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一个男孩子怎么这么爱吃甜食?真是一点没有男子汉的气概。”

  周嘉言瞬间顿住,连嘴中的饼干都忘了咀嚼。

  这个老爷爷不是在跟爸爸妈妈说话吗?为什么会突然间转过头来?而且还攻击他吃甜食不男子汉!

  可是吃甜食跟男子汉有什么关系呢?

  他睁大眼睛,满脸无辜地望着林思淼,这个老爷爷真的太坏了!

  沈清清可以看周烨煊的笑话,但是却不能看周嘉言被林思淼这么怼。

  虽然今天的小孩甜食吃得的确多了些,但是这却并不代表这可以被外人说。更何况他么nb反对小孩吃甜食是因为身体健康,而不是所谓的男子汉不能吃甜食。

  这般想着,她望向林思淼,“林老先生,吃甜食跟男子汉不男子汉有什么关系?我看您这么有这个自觉,肯定从来不吃糖吧,不过您好像也没长得多么高,多么的男子汉呀。”

  林思淼身高176厘米,在他那个年纪里其实不算矮,但是跟现在的男生的身高却是不够看的。

  特别是现在他们身边还坐着个接近190的周烨煊,周嘉言现在虽然是个矮墩墩,但从周烨煊的身高来看可以想见长大后矮不了。

  林思淼之前从不为身高所扰,但是现在经沈清清这么一说,总感觉自己现在矮了那么一头。

  听见妈妈帮自己说话,周嘉言又瞬间精神抖擞了起来。

  他跑到沈清清身边,一把搂住沈清清,转头望向林思淼,“老爷爷,言言到时候肯定比您长得高长得壮,也会比你更加男子汉的,我会保护好妈妈不受任何人的欺负,老爷爷你也不行。”

  林思淼看着小孩对着自己这般“耀武扬威”,他本以为沈清清怎么都该给他面子训斥小孩两句。

  然而沈清清却是一把搂住小孩,笑着夸奖道,“言言真棒,真有自信!妈妈也相信你长大后一定会又高又壮的。”

  林思淼看着沈清清这么宠孩子的模样,一时无言。

  他算是看出来了,沈清清对周烨煊似乎没有多少的感情,对着小孩却是宠溺非常,为了小孩连他都不给一点面子。

  林思淼很想说些什么,然而想到自己现在在沈清清心中怕是什么地位都没有,只能哼哼唧唧闭了嘴。

  算了,总有一天,他会让沈清清明白还是得疼自己的孩子,别人的孩子终归是靠不住的。

  随后林思淼大概也明白了自己没什么地位,对周烨煊和周嘉言不再抱有进攻态势,因此接下来的晚餐吃得还算愉快,特别是周嘉言这个小朋友吃得满嘴都是油。

  虽然还有些嫉恨下午时这个老爷爷对他的攻击,但在吃饱喝足之后,周嘉言还是对着林思淼夸赞道,“老爷爷,您家的厨师真的很棒,言言很喜欢,我吃得好饱呀。”

  说完,他还拍了拍自己的胖肚子,证明自己是真的吃饱了。

  林思淼见着小孩这真情实感夸赞的模样,很想嘲讽一句小土包子真没见识,但是看着小孩天真的笑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道,“你要是以后来爷爷家玩,爷爷再让厨师给你做。”

  周嘉言满脸笑容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沈清清看着这一老一小的互动,心中感叹言言这个小屁孩可真是太懂怎么讨人喜欢了。

  晚餐吃完便已经到了八点半,回去还有两个小时的车程,沈清清他们便也没有再多留,直接告辞回家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x23.com。红杏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x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