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 61 章_后妈对照组靠熊在娃综爆红了
红杏小说网 > 后妈对照组靠熊在娃综爆红了 > 第61章 第 6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1章 第 61 章

  沈清清听见男人的名字后便眼皮一跳,这个跟她母亲名字过分相像的名字会是意外吗?

  她有些愣神,直到一旁的小朋友软乎乎的小手握住了她垂着的手后,沈清清才恢复了过来。

  她低下头望向周嘉言,便见到小孩张着黑白分明的眸子望向她,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道,“妈妈,加上爸爸那里的钱,言言的钱也最多只能买这个册子上的两件珠宝,所以言言这一次决定先送你和爷爷,不过也不能挑最贵的,所以妈妈你可以不要喜欢太贵的吗?”

  听见小孩的话,沈清清内心一阵熨帖。

  不管怎么样,小孩第一次送礼物都有她的份,这就够了。

  她现在也长大了,有真心对待自己的家人,并不需要期待别人的关心和照顾,这样的话眼前的人是不是林初音的亲人也变得不再那么重要。

  沈清清一瞬间想通,同时也摸着周嘉言的圆脑袋道,“言言放心吧,我肯定挑个便宜的,贵的自然要你爸爸买单。”

  周嘉言听见妈妈的保证后,笑得十分灿烂,露出细密的小白牙,“好,先让爸爸买,等言言长大了给妈妈买贵的。”

  一旁的周烨煊:……

  随后拍卖会正式开始,依旧是那个叫作林初晁的男人作为主持,谈吐得体,风度翩翩。

  拍卖的物品自然是按照价格高低上场,最开始的宝石价格自然是这场中最低的。

  沈清清虽然之前赌气说要“骗”光小孩的压岁钱,但是事到临头,却还是只挑选了一枚相对最便宜的红宝石胸针,一百万的起拍价。

  对此,周嘉言大手一挥表示没有问题,沈清清见他这般可爱,还把手中的牌子递给了小孩,让他自己举牌拍下。

  大概见到竟然是一个小朋友在那举牌竞拍,再加上这本来也不是什么珍贵宝石,场中的大人便没有跟他竞争的,最终周嘉言以100万的价格拍下了这枚胸针。

  周嘉言很高兴,见到众人都望向自己,还不自觉地挺了挺胸。

  沈清清望着小孩这样心中好笑,同时还发现让小孩竞拍竟然还能有这样的作用,那些人都看在小孩的面子上不好意思竞争呢。

  这般想着,她低下头小声对小孩道,“言言这么开心呢?那一会儿都让你竞拍好不好。”

  周嘉言兴奋地点点头,“好呀,好呀,言言拍言言拍。”

  周乾对珠宝没什么兴趣,但是因为孙子都说了要送自己礼物,他便挑选了一颗钻石袖口,考虑到孙子的小钱包,价格也不高,起拍价150万,最终被周嘉言以160万的价格拿下。

  周嘉言看着自己拍下的物品哼哼唧唧很是自豪,还放下豪言壮语,“等言言更大一点,有更多的钱后,一定会给大家买更好的礼物的。”

  看着小孩这样,沈清清心中摇摇头,这真是头一个花钱还花得这么高兴的。

  很快,随着时间流逝,拍品也就越来越珍惜,越来越贵了。

  在众多的拍品之中,压轴的是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粉色钻石,纯度很高,而且足足有15克拉。

  溥君雅当场便看中了,说要拍下来送给沈清清。

  饶是沈清清一向脸皮厚,也不得不惊叹溥君雅的大手笔,她之前也就打算拍个上千万的钻石什么的就行了,但是眼前这颗的话,按照最近的拍卖价格都是几千万美金。

  “妈,您要喜欢你就给自己拍,这也太贵了。”

  溥君雅却是不赞同的摇了摇头,并且教育道,“这买珠宝本身也是一种投资,你看看这几年珠宝的价格都是持续走高,这根本不算是消费,你就放心接着。”

  沈清清顿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果然她不够有钱是因为之前不够有投资头脑吗?

  而一旁周烨煊见着自己母亲的大手笔却更是无语,这颗粉钻明显是整个场中最贵的,他把最贵的拍下了送给沈清清,那他还拍什么?

  于是他也在旁以一种十分善解人意的语气劝阻道,“妈,真的不用了,清清要喜欢我拍就行了。我都这个年纪了,哪里还能让您付钱?”

  溥君雅瞄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作为母亲她哪里猜不出儿子的想法,无非是觉得今天的自己抢了他的风头。

  她心中十分不屑,果真这儿子跟他老子一样不靠谱。平时他若是对清清足够好,那哪用得着现在怕她抢了他的风头?

  现在的周烨煊就是平时完全没有这种意识,临到头被人刺激后便开始找补。

  溥君雅不由想到年轻的时她和周乾还在恋爱的时候,周乾是一个完全不懂浪漫的人,他对她很好,但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却完全不会给她带来任何惊喜,她不满地抱怨了几次,然后周乾便给了她一张银行卡让她自己挑,她要的是银行卡吗?

  还是后来她突然间被一个钢琴家用各种浪漫的手段追求后,周乾才被刺激得开了窍,给她准备各种惊喜。

  眼前的周烨煊大概率也是这个样子。

  当然作为母亲她心中嫌弃归嫌弃,但是儿子开窍总归是好事,这对于儿子儿媳夫妻两的感情大有裨益,她自然乐见其成。

  她虽然很想送沈清清礼物,但也着实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跟儿子抢风头。

  于是溥君雅最后点了点头道,“好,既然你们小两口有打算,我就不横插一杠了。”她又转向沈清清,“清清,那你再挑个别的首饰什么的,妈拍下来送你。”

  周烨煊心中松了口气,笑着讨好道,“那妈你也再看看有什么喜欢的,我拍下来送您。”

  溥君雅听到儿子讨好的话心中十分开心,同时又对一旁完全不做声的丈夫十分不满,恋爱时开窍了一段时间后结婚后就全给忘了个干净,现在儿子都记得给她这个妈和清清拍礼物,而他却毫无表示,真是越看他越烦躁。

  一旁的周乾并不知道自己又被妻子嫌弃了,如果让他知道的话,他估计会十分委屈,明明现在家里的财政大权全在她手上,自己想买个游艇出海钓鱼还得经过她的允许,哪里来的钱为她拍大钻石啊?

  不得不说周烨煊的这通操作让沈清清松了口气,虽然她跟周烨煊也算不上有多亲近,但是她可以心安理得地花周烨煊的钱,却是没办法接受花溥君雅这么多钱?

  可能是已经花了周烨煊太多的钱而债多了不愁?

  沈清清搞不懂自己的心态,也懒得搞懂,反正周烨煊现在睁着为她买单,她接受便是。

  随后她又挑了一条钻石项链,价格在千万左右,被溥君雅拍下送给了她。

  而这之后便即将到了那颗压轴的粉钻的拍摄时间了。

  沈林颜今天会来参加这场拍卖会,自然是梁鸿羽的原因。

  梁鸿羽想要跟林家合作,他听说林先生十分爱重自己的太太,也很看重合作方的家庭是否和睦,于是梁鸿羽这才决定带着沈林颜一起过来,临行前再三嘱咐她一定要作出家庭和睦的样子。

  沈林颜和梁鸿羽坐在沈清清他们的后一排,自然听见了沈清清他们的这番对话。沈林颜也知道了竟然从丈夫儿子婆婆都争相拍下珠宝送给沈清清,这让她怎么能不嫉妒?

  虽然她在场上也拍下了两条钻石项链,但是这实际上却并不属于她,她只有使用权。

  她拍下带回家后便会被存放在梁家的保险柜中,她出席活动需要佩戴时还需要向婆婆打报告。

  这让她很是恼火,甚至有一种被侮辱之感,哪怕她嫁进了梁家,但是梁家的一切却从不属于她。

  只是既然她选择了,便也不得不接受,甚至还要做出贤惠大度的模样什么都不要。

  沈林颜不曾想到沈清清在周家这般受欢迎,明明她之前听婆婆说溥君雅并不喜欢沈清清这个儿媳妇,甚至都不怎么在公开场合提她,究竟是她婆婆之前搞错了还是沈清清和溥君雅的关系改善了?

  不过不管原因如何,此时的沈林颜心中都充满了嫉妒。

  来之前梁鸿羽说若是能拍下这颗压轴之宝,便可以在林先生那留下深刻的印象,投其所好为未来的合作打好基础。

  当然他们的预算也是有上限的,梁鸿羽是不打算为了个“好印象”花超出市场价太多的钱的。

  沈林颜冷笑一声,沈清清不是还要拍那颗粉钻吗?她偏不让她得手。

  哪怕最终沈清清愿意用天价拍下这块石头,但能让她多花个几千万上亿也挺不错的。

  这般想着她握紧了手中的号码牌,心中冷笑不已。

  沈清清并不知道身后的沈林颜又打算搞事了,此时她正全神贯注地望着被小推车推上来放在玻璃盒子里的粉色钻石。

  钻石还处在裸钻状态,并未做成珠宝的样子,但是哪怕单独看却已经足够好看了,在灯光的映衬下熠熠生辉。

  在见到实物之前,沈清清其实对这颗钻石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她对其最大的兴趣是其背后所代表的价值。

  然而现在她却觉得果然女人爱钻石是有道理的,特别是这种有着梦幻颜色的钻石。

  沈清清有些激动握住身旁小孩的手,“崽啊,妈妈突然间觉得这颗钻石真的很好看呀。”

  周嘉言此时也睁大眼睛看着那颗折射出许多光芒的粉色透明石头,小孩子本就喜欢亮闪闪的东西,现在的周嘉言也不例外,点了点头,“妈妈,的确好好看呀。可惜言言没有钱,只能让爸爸先帮你买了。”

  沈清清摸了把儿子的胖脸蛋,“没关系,言言一会儿记得举牌就行,等言言长大了再帮妈妈买这些亮闪闪的石头。”

  小孩兴奋地点点头。

  而坐在一旁听着母子两对话的周烨煊一怔,所以他们这就商量好完全没有他这个出钱人的事情了吗?

  沈清清激动的话为什么跑去抓周嘉言的小胖手?而不是他的?明明他也坐在沈清清的旁边!

  为了彰显自己的存在感,周烨煊霸气开口道,“清清,既然你那么喜欢,不用顾忌价格,直接拍下就行。”

  这时周嘉言也跟着开口,“妈妈,你放心,言言肯定会瞅准时机帮你拍下来的。”

  沈清清感动不已,又抱着周嘉言狠狠地“rua”了一把。

  周烨煊看着母子两亲亲热热的模样,总感觉自己这钱花得那是一点用都没有,这功劳全被这会说话的团子给领了!

  林初晁满意地看着台下宾客们露出的惊讶神色,这颗粉钻虽然算不上他们林家压箱底的珠宝,但也是镇场子的存在了,他这次将这颗钻石拿出来拍卖便是为了让大家看看他们林氏珠宝的实力。

  现在不管最后的拍卖价格多少,但也算让大家知道林氏珠宝的储备之深厚。

  只是他看着台下坐在第一排正中央,身旁还跟着个小男孩的年轻女人,他一时间怔住。

  如沈清清刚刚猜测的那般他的确跟林初音有关系,而且还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弟,虽然他跟林初音已经二十几年没有联系过了,对于姐姐的近况也只是通过国内的朋友了解的。

  作为弟弟,姐姐跟父亲闹翻的时候他还在上中学,只知道一向天之娇女的姐姐突然间便闹着要跟一个男人回国内。

  父亲也是个暴脾气,向来独断专行惯了,从来不会向人低头,更何况是自己的女儿。

  于是他父女两就这么十几年未曾见过,直到姐姐癌症去世的消息传来,他看见父亲在自己的书房中坐了一整夜,再出来时头发都白了不少,甚至精神头也没有之前那么好了。

  他知道父亲肯定是伤心了,毕竟谁能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况且这曾经是他最最心爱的女儿。

  他以为父亲会松口回国祭拜姐姐,但是却不想父亲竟然还是没有提出要回国。

  父亲没有开口,彼时羽翼还没丰满的他自是也不敢提,直到最近父亲的身体进一步恶化,林氏彻底交到他的手中,他便借口回了国。

  他这次回来一方面是因为国内经济发展迅猛,回来拓展市场,另一方面自然是为了姐姐的女儿沈清清。

  他想如果姐姐这个女儿还不错的话,他便找机会问问她愿不愿意回去见见那位已经时日无多的从未见过的外公。

  如果她不愿意,那他就尽到自己舅舅的责任,多照顾一下侄女。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竟然这么快就见到了这位未曾见过的侄女。

  他是知道沈清清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是嫁了个有了儿子的男人,虽说这个男人十分的优秀,哪怕他在国外也听过周烨煊的大名,但是他是依旧不希望自己的侄女嫁给一个有孩子的二婚男的。

  如果只是单纯的二婚男人还好说,但是男人还带了个儿子。

  他出身豪门,看过太多争家产的故事,一个继子便意味着无穷无尽的麻烦。

  甚至他在回国之前还想过,如果沈清清愿意的话,他愿意帮助她离婚。

  只是今天一看沈清清好像跟周家人的关系都很不错,特别是那个小孩更是肉眼可见的依赖沈清清,还用自己的压岁钱给沈清清拍卖下来一枚胸针作为礼物。

  只是很快他的心又沉了下去,小孩现在还小,十分单纯,自然会依赖跟自己常常待在一起的继母,然而一旦长大后心思就会变得复杂,如果又被人挑拨了那可就不好说了。

  周家家大业大,他并不相信会有几个人不心动,哪怕这个继子自己对继母没有意见,一旦他结婚生子,身边的人可就不好说了。

  后妈不好当,豪门的后妈更是不好当,他觉得沈清清最好还是跟周烨煊离婚,不要再像他姐姐一般跳进火坑了。

  他完全可以为沈清清提供更为优渥的生活,为她介绍没有孩子的青年才俊。

  清清好像很喜欢这颗粉钻,如果她拍了下来,他也就可以借着这次机会跟她单独见面。

  当然作为舅舅,他可以表面让周家拍下来,然后把钱还给沈清清,这颗钻石就当作是他给侄女的见面礼了。

  这般想着,他又露出个和煦的笑,对着众人宣布道,“今天的压轴大戏,这颗15克拉的粉钻拍卖正式开始,起拍价为5000万,大家可以开始叫价了。”

  林初晁的话音刚落,室内举牌的人便络绎不绝。

  这一次举牌叫价的依旧是周嘉言小朋友,他惊讶地望着周围争先竞价的叔叔阿姨们,张大了嘴,“哇,竟然这么多的人想要要这个粉色的石头。”

  对此沈清清倒是不意外,毕竟这颗粉钻的确珍稀,这几年在各大拍卖行都不常见到,更何况五千万的起拍价并不算贵。

  看见小朋友发出惊讶的感叹,沈清清伸出手合了合他的小嘴巴,提醒道,“言言不要惊讶得发呆了,想想你的任务哦,要是一会儿你发呆了错过了拍卖怎么办?”

  周嘉言这才猛然惊醒,对啊,他还要帮妈妈拍下这颗粉钻呢!

  他握紧手中的号码牌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沈清清见状,心中更是好笑,不过她其实也并不着急,因为很显然想要的人太多,他们还得缠斗一会儿,等到拍卖价格上到8000万的时候他们再入场也不迟,只不过让小孩先跟着举牌玩玩也不错。

  果然如沈清清所料,到了八千万的时候室内参与竞拍的人便渐渐少了起来,八千万已经处在这颗粉钻的正常估值区间内,自然会有不少人开始考虑性价比的问题。

  不过周嘉言小朋友依旧举牌举得勤勤恳恳,而且每次举牌固定加100万,也就是这一轮拍卖的最小加价数。

  坐在他们后侧的沈林颜见了,心中冷笑,沈清清他们可真是自信,这么大的拍卖竟然依旧让一个小孩举牌吗?难道她不知道小孩子都很固执的吗?他们可是会不计成本的一直持续下去的。

  之前她一直没有举牌,因为她知道八千万之后才是重头戏,她自然懒得去凑热闹,现在是时候搅乱浑水了。

  这般想着,她举起手中的号码牌直接道,“一亿!”

  沈林颜直接找加价两千万的举动惊讶到了现场的许多人,梁家这位据说贤良淑德但是最近名声不太好的梁太太竟然这么大的手笔吗?

  看来她跟梁先生真的是真爱啊,外面的那些传言根本没有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

  周嘉言听见身后的阿姨竟然直接加了两千万,他瞬间张大双眼,大人们都是这么豪气的吗?

  不过小孩在震惊之余还是保持着自己的节奏,依旧100万100万的加着。

  于是乎场上的人便看到一个五岁小朋友跟沈林颜一直互相加到了18亿……

  众人都有些震惊,毕竟这已经超出了这颗粉钻的最高估值五千万了。

  周嘉言还闹不懂18亿意味着什么,神色依旧淡定。

  但是沈林颜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此时她心中有些忐忑,担心那个虽然只有五岁但是却极其聪慧的小孩会不会突然间改变主意不举牌了,那这个东西可就砸到她手里了。

  这时梁鸿羽脸上的笑也渐渐挂不住了,来之前他们虽然商量着要把这颗粉色钻石拍下来争取跟林家出好关系,但是也说好了不能超出钻石本身价值太多。

  现在沈林颜的举牌价已经大大超过估值了,而且她还是在跟一个小孩在那battle。

  难道沈林颜不知道小孩一向任性,她是在跟小孩比什么?

  这般想着,他低声在沈林颜耳边道,“快停了吧,我可不想多花几千万买颗石头。”

  沈林颜听见梁鸿羽警告的话,也心知差不多停止了,能坑沈清清他们这么多钱也够了。

  只是她的心却是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痛快,凭什么沈清清能让周烨煊不计代价地给她拍下这颗粉钻,而她却要考虑那么多。

  只是看着梁鸿羽越来越差的脸色,沈林颜还是低声对着梁鸿羽解释道,“不好意思,我刚刚有些上头了。”

  沈清清见到沈林颜一直跟小孩竞价哪里猜不出沈林颜的打算,无疑是想坑她一笔,她大概率是笃定不管价格被炒到再高她这样任性的女人也会让小孩拍下来给自己。

  不过沈林颜这可是看错了她,她倒真没对这颗粉钻势在必得,毕竟多出来的五千万干点啥不好。

  于是她小声对着小孩道,“言言,要不停了吧,现在价格太高了,以后有机会你再帮妈妈拍。”

  然而固执的小孩却是摇了摇头,“不嘛,要给妈妈拍下来。”

  而这时一旁的周烨煊也鼓励道,“没关系的,多几千万罢了,今天重要的是你跟言言高兴。”

  沈清清:……啊,这!好吧,是她大惊小怪了。

  于是无奈间沈清清只能闭上了嘴,好在在下次举牌后沈林颜没有再加价了,最终周嘉言小朋友用181亿的价格拍了下来。

  周嘉言知道最后的赢家是自己后,脸上绽放出个大大的笑容,“妈妈,言言做到了!”

  看着周嘉言这样高兴,沈清清也不忍出声打击他告诉他多花了五千万拍下了这颗钻石,而这五千万可以买他一辈子都玩不完的玩具,甚至能让玩具厂商单独为他开条生产线。

  她只对他竖了个大拇指,夸奖道,“言言真棒,真是太厉害了。”

  周嘉言于是笑得更灿烂了。

  随后上台签署拍卖成交确认书的自然是沈清清带着周嘉言小朋友,而当凑近看到玻璃罩中钻石而被反射的光芒闪花了眼的沈清清突然间觉得,好像那多出来的五千万也没有那么不值了。

  果然女人对于珠宝都没什么抵抗力。

  就当沈清清以为拍卖会即将结束,她也可以回家睡觉后,却在林初晁跟她互相交换拍卖成交确认书时,听见对方小声道,“清清,我是你舅舅,没想到能在这见到你,一会儿我们能去旁边的茶室说会儿话吗?”

  沈清清一惊,这特么竟然还真被她猜中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x23.com。红杏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x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