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 55 章_后妈对照组靠熊在娃综爆红了
红杏小说网 > 后妈对照组靠熊在娃综爆红了 > 第55章 第 5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5章 第 55 章

  《全能妈妈》的其他几组家庭自然也各有各的打算。

  敖坤现在本来就跟妻子儿子住在那个农家小院,现在自然也就跟着过来了。

  况且他也很久没有陪过敖良俊一起出去玩了,也正好能借着这个机会进行一场亲子活动。

  崔夏跟她的丈夫之间的关系越发的紧张,自是不会邀请自己的丈夫跟着一块参加,更何况对于那个男人来讲,参加节目的时间不如用来加班又或者跟领导应酬讨好领导。

  莫蔓那边,应勘还要拍戏,虽然他很想跟自己小公主一起来玩,但是实在是抽不开身便也只能作罢。

  至于沈林颜,在她经过一通卖惨加威胁后,最终梁鸿羽还是答应陪她前往农场。

  不过梁鸿羽心中是十分不乐意的,在他看来参加这种节目就是浪费时间。

  以前沈林颜名声好的时候,还能通过她塑造梁氏良好的形象,现在去参加节目得到的只有骂名。

  梁鸿羽闹不懂沈林颜这个一向聪明的女人为什么会选择留在这个节目里,是他的话会选择以生病为理由退出节目。

  反正网友们的热点都是一阵一阵的,等个一两年就全忘了,这之后她再慢慢图谋也不迟。

  梁鸿羽哪里知道对于女明星来讲年纪的重要性呢?更何况沈林颜不甘心自己就这么被沈清清打败,她想既然沈清清之前那么差的名声都能成功洗白,她为什么不可以呢?

  因为有着爸爸的陪伴,梁天逸的心情要好上不少,他还克制不住地冲过去亲亲热热地抱了抱梁鸿羽。

  只可惜梁鸿羽却并未感受到儿子的激动和亲近,心中还有些不满,怎么这个孩子越大还越粘人了,沈林颜究竟是怎么教的?

  不过因为是当着镜头,他也没说什么,只轻轻地拍了拍小孩子的背,便将小孩推开了。

  感受到爸爸的冷淡,梁天逸有些失望,但是想到爸爸一直是这样冷清的性格,梁天逸便又调整了过来。

  随后,一家三口也坐上了节目组开往农场的车。

  节目组选定的农场是一家位于a市郊外大约50公里的农场,这家农场以种植有机蔬菜为主要产业,同时因为现在亲子田园游大热,便也适时增加了许多的亲子娱乐活动。

  因为地理位置不错,再加上设施丰富,这家农场便也成了整个a市田园亲子游的热门目的地。

  不过呢,沈清清他们肯定是没来过着的。

  考虑到大概率需要做任务,因此一家三口都穿了亲子运动服,头上戴着太阳帽,往那一站便能让人看出是一家人。

  周嘉言虽说是个“豪门小少爷”,但是在吃喝玩乐上却是个小土包子。

  于是一路走来,他都惊奇地睁大了双眼,看什么都新奇,还时不时发出“哇”的声音。

  农场虽然以种植蔬菜、粮食为主,但是为了增强趣味性,也引进了很多的小动物,甚至还将许多温和的小动物都散养在园区。

  周嘉言小朋友看着晃晃悠悠地朝着自己走来的小羊驼,飞快地跑了上去。

  沈清清见状,想到羊驼的特性想开口阻止,然而小孩跑得太快,现在已经到了羊驼的身边,亲热地伸出手想要摸摸羊驼。

  受伤的小朋友一时间愣在原地,半晌后才转过头回去找爸爸妈妈们安慰。

  周嘉言是首先朝着沈清清跑去的,然而在靠近沈清清的那一刻,被沈清清无情地推开了。

  沈清清虽然很不想打击小朋友,但是羊驼的口水实在是太恶心了,她受不了,还是让小孩去找他爸爸吧。

  于是周嘉言小朋友只能一脸伤心地去找爸爸了,只不过周烨煊虽然没有推开他,但是脸上的嫌弃却是溢于言表的。

  一时间,小孩更加伤心了……

  呜呜呜,怎么会这样!难道言言变臭了爸爸妈妈就不喜欢他了吗?

  好在这对不靠谱的父母还没有忘记身为爸爸妈妈的责任,沈清清从包里掏出湿纸巾递给周烨煊帮小孩擦拭。

  大概擦了两三张湿纸巾后,周烨煊才终于将小孩身上的羊驼口水给清理干净。

  沈清清见状,这才凑近闻了下,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她总觉得还是有一股挥散不去的羊驼的口水味,于是又掏出了随身携带的便携装香水,对着周嘉言喷了好几下。

  而后她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是她香香软软的好宝贝。

  她伸出手想要继续牵着周嘉言的手,然而小孩却是生气了,他避开了沈清清伸出的手,跑到周烨煊的另一侧,牵起了爸爸的手。

  哼!妈妈因为他臭了就嫌弃他,他也不想理妈妈了!

  沈清清看着一大一小牵手的背影,心中憋气,这小子为什么总是跟自己较真,明明周烨煊刚刚也嫌弃他了。

  况且给他清理的湿纸巾和香水还是自己提供地呢。

  走在前面的周烨煊虽然没有见到沈清清现在的模样,但是却也能想象到她现在生气的样子,不由得失笑,这对母子真是越来越幼稚。

  不过幼稚的母子在下一个场地时便已经和好如初,因为沈清清花钱买了喂小兔子的胡萝卜。

  周嘉言现在也越来越不矜持了,当即选择抛弃了爸爸,去抱沈清清的大腿,成功拿到胡萝卜后开开心心地去喂了小兔子。

  一家三口走走停停,一直走了快半个小时才终于走到了集合的地点,不过他们出门算早的,倒也没迟到,虽然到的时候别的四组家庭已经都到了。

  而到了之后,沈清清才发现原来不只是周烨煊一个爸爸跟了过来。

  沈清清并不认识敖坤,不过敖良俊一看就是幸福家庭养出来的孩子,谢冰夫妻肯定感情不错,敖坤会陪着一起过来也实属正常。

  不过当她看见梁鸿羽时还是有些惊讶的,沈林颜竟然这么快就搞定了梁鸿羽?

  明明上次见面时梁鸿羽看起来还十分生气,难不成这两真是传说中的真爱?这也太让人感动了吧。

  不过沈林颜要是不来惹她的话她倒也无所谓,毕竟她也无意去探究他们是真爱还是塑料夫妻。

  三个爸爸倒都是生意场上的人,虽然不熟,但也曾经见过,如今互相打了招呼后,倒看起来也算是相处和谐。

  大人们近半个月时间不见没什么太大感触,但是五个小朋友们可是互相稀罕惨了,互相手拉手亲亲热热。

  【哇,五个小可爱又见面了。】

  【哎呀,我又可以了,虽然分开的时候也很好看,但是总觉得他们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才完整。】

  【又可以看小朋友们一起做游戏了。】

  【真是幸福啊,感觉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单纯友爱。】

  特别是敖良俊,他本来就性格外向,此时更是激动,想去将四个小朋友都挨个抱上一遍。

  虽然在他想去抱应诗霜和宋依依时被谢冰给拎了回去,揪着他的耳朵教训道,“说了多少次了,你都六岁了,不要随意去抱小女孩。”

  敖良俊委委屈屈,叹了口气,表示自己知道了。

  呜呜呜,他只是单纯的想小伙伴了呀,为什么这世上有男孩女孩之分呢?

  不过梁天逸和周嘉言却是没有逃脱掉敖良俊的熊抱,特别是敖良俊在抱过周嘉言后还发出了感叹,“哇,言言你也太臭美了,竟然还喷了香水,好香啊。”

  随后他又转头望向谢冰,有些抱怨道,“妈妈你看,言言妈妈都会把自己的香水给他喷,你为什么那么小气不给我喷?”

  谢冰面无表情地吐槽,“你那是喷吗?你那是往自己身上倒香水,你一次要用掉半瓶你还好意思说!”

  周嘉言听见小伙伴的话,有些窃喜又有些心虚,毕竟小伙伴哪能知道他是因为被妈妈嫌弃臭臭才喷的香水呢。

  当然这个真相他不打算告诉敖良俊,就让敖良俊一直羡慕下去吧。

  几个小伙伴亲亲热热地交流了一番顺便又吐槽了一下这一周的“凄惨”后,导演徐翔便再次登场了。

  “哎呀,大家好久不见了,不知道有没有互相想念下对方呢?”

  这话是徐翔客套的开场白,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下面站着的是认真的小朋友们。

  他本来以为会听到小朋友们回答“想念了”,却不想敖良俊率先开口,“我想别的小朋友和别的阿姨了,但是没有想叔叔你,好希望不用见到叔叔你呀。”

  这句话后,其他小朋友们也纷纷点头,大人们也纷纷笑了起来,显然是说到他们的心坎上了。

  【哈哈哈,徐狗又被扎心了。】

  【还是当小朋友好啊,可以说真话。】

  【俊俊现在就是我的嘴替!说真的我是真不想看见徐狗,但是徐狗老是夹带私货让自己出镜。】

  徐翔面上的笑一瞬间卡顿,他虽然知道自己不受人待见,但面对小朋友□□裸的吐槽还是有些伤心了,特别是这个偌大的场地中大家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竟然没人替他说话。

  他这个导演难道做得真的有那么失败吗?真是太令人伤心了!

  不过徐翔到底是脸皮厚,很快便调整了过来,既然他们都不喜欢自己,那他也可以不用心疼这群小崽子们,就当一个冷血无情的导演吧。

  这般想着,他脸上露出了个不太好看的微笑,“俊俊,真是不好意思啊,很可惜接下来的几期你还得见到我。”

  随后他拿起旁边工作人员递上来的卡片,开始宣布起今天的规则。

  “今天我们的任务主题是田园运动会,你们将跟着妈妈们一起参加比赛,最后的胜利者将会赢得我们节目组特意准备的礼物,大家可以猜猜看是什么。”

  他这话一出,所有小孩都期待地望着他,礼物?

  敖良俊率先开口,“是迪拜水族馆的门票吗?我求了爸爸妈妈好几次带我去都没有去成。”

  应诗霜也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我想要一屋子的芭比娃娃!最好是限量版的,有好几个限量版的我都没买到。”

  ……

  小孩们叽叽喳喳地说着自己的猜测,却让徐翔听得有些压力山大。

  他不得不承认,他们准备的礼物跟小孩期待的礼物比起来有些弱了。

  不过此时箭在弦上,他依旧得硬着头皮道,“是位于我们a市郊外的游乐场的门票,大家期待吗?期待的话就努力冲冲冲哦!”

  这话一出原本还兴致勃勃的小孩们瞬间停止了讨论,睁着懵懵懂懂的眼睛望着徐翔,似乎在说,就这?

  【徐狗这话也好意思说?我还以为什么逆天的礼物呢,结果就是游乐场的门票?】

  【不是我说,这游乐场估计小孩子们都去厌了吧,徐翔他们也好意思拿出来当礼物。】

  【虽说这家游乐场的确算得上是世界知名,但是我觉得他们这样的小孩早就玩够了,说不定世界几大园区都已经玩完了。】

  徐翔也知道节目组的礼物有些尴尬,但主要这是节目组的广告赞助,他们得想办法植入啊。

  最重要的是他还得为大家详细地介绍一番游乐园,这……

  就当他犹豫着怎么快速过掉这一part的时候,却看见周嘉言举起了手,双眼亮晶晶的,“哇,言言想去游乐场。”

  说着还转过头扯了扯身旁沈清清的衣服道,“妈妈,我们要加油赢得游乐园的门票呀,这样我们明天就可以去游乐场了。”

  看着这样的周嘉言,徐翔内心一下子感动不已,这是什么样的天使男孩,简直拯救他于水火!

  周嘉言虽然有的时候太过聪明,经常看穿节目组的伎俩,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很善解人意的。

  这般想着,徐翔看着周嘉言的眼神都温柔了许多,心中还想,既然小孩这么喜欢,那一会儿给他放放水?

  周嘉言并不知道徐翔心中的猜测,现在的他是真的很期待赢得游乐场的门票。

  虽然现在的他有信心让妈妈带着自己去游乐场,但是到时候爸爸就不一定能去了,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爸爸妈妈陪着自己一起去游乐场。

  这般想着,他的眼神更亮了,还摇晃着沈清清的手臂加油鼓劲道,“妈妈,言言一定会努力赢得门票,明天带着你和爸爸去游乐场的,我们一起努力鸭!”

  沈清清:……

  她在听见“运动会”的那一刻脑中便警铃大作,她这个人用用脑子还行,体力活动是完全不行。

  她本来想着要不然划划水什么的,至于奖励什么的她跟小孩商量节目录制完之后补给他就是了,却不想徐翔说出了“游乐场门票”几个字。

  沈清清一时间顿住,遥远的记忆向她袭来,她好像曾经答应过小孩带他去游乐园,结果不小心放了小孩的鸽子……而她至今还记得小孩当时失望又别别扭扭的眼神。

  她低下头便果然看见了周嘉言期待的眼神,他果然很期待!

  随后徐翔开始尽职尽责地为游乐场打起了广告,别的小朋友因为去了太多次,而显得兴趣缺缺,只有言言小朋友睁着大眼睛,十分认真地听着,时不时发出期待的欢呼。

  见状,徐翔心中更满意了,他决定哪怕周嘉言他们今天没拿到第一,他也自掏腰包送给他们三张门票。

  一旁的沈清清见到周嘉言这副认真的模样,心中一边感叹,真是造孽啊,小土包子这都期待得不行。

  但一方面她又为自己默哀,她好像真的不能划水,要尽最大的努力帮小孩拿到第一赢得门票了。

  这般想着她又四处张望了下,便看见不远处正跟别的爸爸闲聊着的周烨煊。

  都怪他!他是怎么当人爸爸的,竟然没有带过小朋友去游乐场,结果让小孩现在磨着她带他去。现在他还能够什么都不做,就站在那看热闹,真是太不公平了!

  当然不管沈清清心中怎么腹诽,“田园运动会”还是得继续。

  为游乐场打完广告后,徐翔便宣布了运动会的第一项比赛。

  “这一次运动会一共分为三次比赛,接下来是我们的第一轮比赛。相信大家都看过赛马比赛,不过我们这一次不赛马,赛马实在是太常见了,这一次我们比赛赛猪!小朋友们一会儿可以跟着妈妈去那边猪圈挑选最看好的小猪,然后把它牵到运动场上,谁的小猪能够率先冲过终点,谁就能获得第一场比赛的胜利。”

  赛猪?

  沈清清心中一惊,这特么不就纯靠运气?毕竟她又不能跟小猪仔交流,谁能跑得更快。

  然而周嘉言在经过之前几次的比赛后却对沈清清十分的信任,他拉了拉沈清清的手道,“妈妈,言言相信你一定可以挑出最优秀的小猪仔的。”

  沈清清:不,我自己都不确定。

  此时的沈清清一脸的生无可恋,甚至还在脑海中跟系统交流,“你有没有什么跟动物交流的法子啊,不然我要怎么挑选小猪仔啊。”

  垃圾小系统则再次表现了它的废物,“不好意思哦,本系统是科技产物,没办法提供跟动物对话这项功能。”

  沈清清心中一边吐槽系统的垃圾,一边对着满是期待的小朋友尬笑,“言言,这个嘛,我只能说尽量。”

  周嘉言却是依旧信心满满,“妈妈,言言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沈清清:崽,你大可不必这么相信我。

  其余的小朋友听见这个活动也很高兴,大概是对于小朋友们来讲跟动物相处本身就是一件让他们开心的事情。

  随后一群人便浩浩荡荡地前往了猪圈选小猪。

  猪圈并不臭,打扫得很干净,而且都是些黑白相间的花皮小猪,明显是那种宠物小香猪,看起来十分可爱。

  特别是在听到农场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种小猪都长不大后,小朋友们更加兴奋了。

  敖良俊指着小猪仔说,“哇,原来猪猪们都这么可爱,跟村里那些很大的猪不一样呀。妈妈,一会儿结束后我可以带一只回去养吗?那个姐姐说这个猪猪长不大的,占得地方很小。”

  谢冰心中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这些工作人员能忽悠小朋友,却忽悠不到她。

  娱乐圈里的同行也有不少养了这种小香猪,最开始都是小小一只十分的可爱,而且还信誓旦旦表示卖的人都说了不会长大,然而最后都长成了两百斤的大肥猪。

  谢冰每次看到都调侃过年了可以杀了做杀猪宴了,然而那些猪都是当成宠物养的又怎么忍心杀了,只能继续喂着,拘束压垮了那个同行的好几张床了。

  于是她果断拒绝,“不行,敖良俊,你想想你都喂了多少小动物了,最后活了几只?为了猪猪们的生命,我觉得你还是不养为好。”

  敖良俊还是有些犹豫,“可是那个姐姐说这种猪很好养活的啊。”

  谢冰继续无情道,“那你想养的话就自己养,反正我是不可能帮你养的,也会让家里的阿姨不帮你养,也不准你爸爸帮你养。”

  敖良俊听见妈妈的话,只能无奈放弃。

  别的小朋友们也都被小猪仔可爱到了,但是倒也没有直接想要养小猪的。

  至于周嘉言,现在正仔细盯着小猪仔们,试图挑选一只最健壮跑得最快的小猪仔。

  沈清清看着周嘉言仔细挑选的模样大舒了一口气,她决定一会儿就当一个“开明尊重小孩”的妈妈,言言挑哪只她都点头同意,这样的话,一会儿输了她就不用背锅了,反正都是言言自己选的,怪不着她。

  然而只可惜周嘉言看了许久也没看出哪只会跑得更快,他只觉得小猪们都长得一样,而且都懒洋洋的。

  于是,无奈间他就又只能抬起头望向沈清清,“妈妈,你帮言言挑一只小猪猪吧,要跑得最快的那只。”

  【言言好信任妈妈啊,都让妈妈帮他选了。】

  【小孩子信任妈妈也正常。】

  【不过之前好几次,沈清清的确带着他翻盘了,不知道这次行不行。】

  【我觉得今天的沈姐脸色有点心虚,感觉她好像不是很有底的样子。】

  沈清清大惊失色,崽怎么又找上她了!

  为了不让小孩伤心且影响自己在小孩心中的形象,沈清清强行让自己镇定了下来,然后开始盯着小猪仔们仔细看了起来。

  很不幸的是,沈清清也觉得这些小猪仔都长得一样,虽然身上的花纹有些不同,但是老实讲她也根本分不清。

  无奈间,沈清清开始互相张望了起来,开始观察起别的妈妈们来。

  别的妈妈们也都一头雾水,不过同时他们的小孩对于赢下运动会的决心并不高,因此很快他们便凭借感觉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小猪仔。

  沈清清一方面庆幸大家都没什么经验全靠运气,一方面又有忐忑,毕竟最近她的运气好像并不好。

  而这时她看见了站在一旁镜头之外的周烨煊,爸爸们虽然不用参加运动会,但是却也是全程跟着的,此时他依旧十分休闲的跟着另外两个爸爸聊天,时不时地还露出些微笑。

  沈清清摸着下巴心想,这难道不是最合适的背锅人选?凭什么他能独善其身?

  于是沈清清露出个微笑,上前对着周烨煊道,“烨煊,挑选小猪仔是件很严肃的事情,所以呢我觉得最好我们一家三口共同决定,你要不然跟我们一起挑?”

  周烨煊直觉其中有诈,毕竟他怎么不知道沈清清这么尊重他的意见?

  不过这时候周嘉言也跑了上来,听见沈清清的话,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爸爸,我们一起挑。”

  叹了口气,周烨煊还能说什么?只能跟着两人上前,一起挑选起了小猪仔。

  而后他便发现当他在跟儿子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沈清清在旁边一言不发,问到她时,沈清清便表示,“我觉得都可以。”

  这时周烨煊也有些搞懂沈清清了,这是不想自己挑小猪,不想承担责任呢?她倒是会打算。

  他心中好笑,装作不知道地跟周嘉言一起挑了三只看起来还不错的小猪仔后,最后对着沈清清道,“清清,我跟言言做了初步的挑选,为了以示公平,最后的决定就你来做吧。”

  周嘉言不疑有他,心中觉得十分合理,他点了点头一脸期待的样子,“妈妈,爸爸说得对,你挑选吧。”

  沈清清原本事不关己的笑容瞬间卡住,为什么这个锅又回到了她的头上?

  可恶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x23.com。红杏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x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