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 42 章_后妈对照组靠熊在娃综爆红了
红杏小说网 > 后妈对照组靠熊在娃综爆红了 > 第42章 第 42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2章 第 42 章

  对于沈林颜这般干净利落的道歉,沈清清还是有些吃惊的,心中甚至还生起了一丝佩服。

  这般识时务并且果断短尾求生的人的确不多,难怪是原著中的女主。

  郭婕看见沈林颜和余斌的这般操作更是气得牙痒痒,“这个余斌,没想到竟然跟我来搞这一手,真是破釜沉舟,断尾求生啊,要是我们以后再说这事,是不是就成了我们没有得饶人处且饶人啊。而且,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竟然说服了水果台留在《全能妈妈》。”

  对此,沈清清倒是能理解,毕竟她背后还有梁家,而且现在节目组重新换人找人也很麻烦,有沈林颜在到底也是个话题点。

  更何况她的道歉声明一出,可能还真有不少的观众好奇她会怎么改变自己。

  沈清清拍了拍郭婕的肩膀,示意她淡定一点,“唉,这也没办法,毕竟归根结底她也没犯法,娱乐圈这个地方不就是你只要还留在这个圈子里就有可能翻盘的机会吗?”

  “不过,我们就真的就这么放过沈林颜了?你可不是那么大度的人啊。”

  沈清清自然不是什么大度的人,但是在别人不惹到自己的时候,她向来懒得动。

  “如果沈林颜彻底就此改邪归正,我也不是那种苛刻的人,一定要喊打喊杀的。但是嘛以我对沈林颜的了解,她肯定还会继续搞事的。所以郭姐,在这段时间里,就要辛苦你继续盯着她了,一旦发现苗头的话,我们就十倍百倍地还回去。”

  郭婕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而且现在似乎也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她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对沈清清说还是安慰自己,“不过沈林颜的这番道歉,倒是彻底让你的名声清白了,至少现在你以前的那些不好的新闻,大家都会觉得是之前沈林颜故意黑你。而且哪怕这样,沈林颜不死也要脱几层皮了,据我所知,她的好几个代言都解约不合作了,还黄了几个片约。”

  说着她又想到了什么,“说起来,沈林颜之前有个商务合作找到了你,牌子还不错,但是只能答应给品牌大使的title,不过沈林颜之前也是大使,我觉得也还不错,清清你觉得呢?”

  对于明星来讲,商务合作自然是来钱的大头,拍个一两天的广告,对于顶尖艺人来讲便能有上千万的代言收入,曾经的沈清清也是其中一员之一。

  不过那时的她也很爱惜自己的商业价值,接得都是些高奢品牌,或者国民度高的大品牌,title什么的也是非代言人不接。

  不过现在的沈清清嘛,哪怕现在她的名声好了不少,但是本质上来讲跟头部明星差了不止一点半点,哪怕真接了代言费也不会有多少,更何况这个牌子之前还眼光不太好找过沈林颜合作。

  于是她望向郭婕道,“郭姐,我觉得呢,反正我也不缺钱,我觉得我们宁缺毋滥,您觉得呢?”

  对于沈清清的拒绝,郭婕并不意外,她跟沈清清也合作了一段时间了,也了解沈清清的性格,这种碰过沈林颜的品牌,她是肯定不会要的。

  沈清清:不,我只是单纯嫌弃钱少,title低罢了,要是能压沈林颜的title我肯定接。

  郭婕笑了笑,对着沈清清道,“清清,你说得对,我们努努力,你肯定能更红的,到时候我们接更高级的品牌的代言人。对了,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演戏的老师,等你有时间我们就可以上课了。”

  沈清清的瞳孔一震,靠,她真不是这个意思,为什么她的身边都是些卷王啊!

  很快节目的休息期结束到了第二期的录制时间。

  沈清清是在一个周一的早上吃早餐的时候接到了节目组的最新任务卡片,任务卡上写着第二期节目的主题——错位人生

  并未像之前的节目那般,节目组再一次领着他们一起去到什么荒郊野外又或者旅游景点,这一次则是安排他们各自住进了普通的住宅小区,过上没有保姆的普通妈妈生活,而且一周内的所有开销都不能超过节目组的规定数目。

  至于崔夏,节目组则安排了专门的育幼师帮忙带宋依依,从而能让崔夏能再回职场。

  对此,直播间的观众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

  【哈哈哈,节目组有意思,我本来以为第二期也会去哪个村里几个小孩比拼做任务呢。】

  【说真的,除了崔夏以外,其余的几位妈妈不管再对孩子尽心尽力,他们的日常生活也跟普通妈妈相距很远。】

  【对啊,毕竟家里保姆什么的都很多,之前第一期也更多的是和小朋友们一起玩游戏,并没有像普通妈妈那样完完全全操心孩子的衣食住行。】

  【虽然节目里很多时候妈妈们也不算轻松,但普通人带娃真的累太多了,只有崔夏的状态要相对真实点。】

  【为崔夏姐姐高兴,她终于可以尝试重返职场了,节目组这个做法倒是挺好的。】

  【不过这些明星们真的能搞定吗?不会把孩子饿出病吧。】

  【从上一期节目来看,莫蔓、沈林颜应该没什么问题,谢冰和沈清清问题比较大,特别是沈清清,感觉她根本不会做饭,也没有当一个好妈妈的自觉。】

  【倒是不用操心安全的问题,反正节目组兜底。】

  【只有我期待沈清清的表现吗?我很好奇这一次是她拿捏住了节目组,还是节目组拿捏住了她!】

  沈清清看见这个任务单后当即有些傻眼,什么?要过没有保姆,没有厨师的生活?这让她怎么活?

  天知道她真的没有进过厨房!她根本没有信心能够养活自己,更何况还要带着一个5岁的小男孩。

  她宁愿像之前那样,大家一起去个什么乡村,至少还有沈林颜抢着表现当厨师不是?

  沈清清深深地怀疑节目组就是在折腾她,她还想再挣扎一番,于是逼着工作人员拨通了徐翔的电话,开始讨价还价。

  “导演,我觉得呢,你这安排不科学啊,普通人家里也不只是妈妈和孩子啊。据我所知,我也有很多工作人员生孩子的时候会请月嫂,在孩子小的时候也会找保姆的。我觉得你让我带上那么一个保姆还算是比较合理的安排。”

  【哈哈哈,沈清清果然又开始讨价还价了。】

  【她应该是几个妈妈里最为头秃的。】

  【徐狗肯定不会同意的,好不容易拿捏住沈清清一次。】

  【她真的能搞定吗?我怎么觉得很可能是言言带她,而不是她带言言呢。】

  【大家相信言言,虽然妈妈不靠谱,但是言言靠谱啊。】

  徐翔哪里不知道沈清清的打算,他设置的这个环节就是为了治一治成天偷懒耍滑头的沈清清,怎么可能又留着漏洞让她钻。

  而且这四位妈妈里,就沈清清看着问题最大,想来节目的各种意外效果也是最好的。

  “沈清清小姐,你知道我们华国还有多少人月收入在三千块以下吗?三千块都没有的情况下,谁能请保姆?”

  听到导演的话,沈清清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是实话,不过她依旧不死心,“导演,我觉得呢,一般的家庭也会有父母公婆丈夫在,也不是全部是一个人带孩子啊。”

  徐翔想起周烨煊出现时在网络上引发的热度和话题度,灵机一动。

  “我觉得你说得的确有几分道理,一般的家庭也会有丈夫在。那就这样吧,你可以让丈夫一起参与到这次任务中,替你分担育儿的工作。”

  【徐翔这次是终于机灵一次了吧,看出来了,他这是又盯上周大佬的流量了。】

  【呜呜呜,平生我第一次支持徐狗,多“折磨”一下清清,让她绷不住哭着找老公!】

  【所以我们“椰青”cp的春天要来了吗?搓手激动中。】

  让周烨煊参加进来?沈清清听见导演的话后只觉得更加的头疼,那她宁愿自己一个人艰难带娃。

  最后沈清清认清了一个现实,徐翔是决计不可能对她放水的,叹了口气,沈清清果断挂断了电话。

  随后转过头对着一旁刚咽下最后一片面包的周嘉言道,“崽啊,我建议你早餐可以再多吃点,因为很可能接下来的一周你都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食物了,你不要怪妈妈,是那个秃顶的徐叔叔不做人哦。”

  听见沈清清的话,周嘉言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睛,后妈她这是什么意思?他们要挨饿了?

  即使还不知道具体的任务内容是什么,但周嘉言的心中涌出一阵不祥的预感,看着盘子中还剩的那个鸡蛋,他伸出小爪子,将蛋拿在手上。剥开。

  虽然已经饱了,但是他还是再吃一个吧。

  早餐过后,沈清清他们便在节目组的监督下将换洗的衣物放进行李箱中,当然最重要的是监督他们不能偷偷带任何的钱或者值钱的物品。

  甚至沈清清想偷偷带上一包已经做熟打包好的肉类都不行,沈清清对着周嘉言无奈苦笑,“崽啊,我尽力了。”

  周嘉言见状,将偷偷塞进行李箱的儿童小饼干藏得更深了些。

  打包完行李,母子两人便坐上了节目组的车来到了一处老旧居民小区外。

  当然小区的环境并不算特别差,都是六七层的居民楼,十几年的房龄,属于整个城市中的平均水平,小区的居民一看就是本地人居多。周边各种小商小贩的都很多,十分热闹。

  见状吧,沈清清不由得松了口气,好歹节目组没有让他们去住城中村不是?

  节目组为他们准备的住处是一间位于三楼的一居室,总共五十来平的样子,房间内的家具倒是一应俱全,锅具碗筷什么的都已经准备好,虽然看起来有些陈旧,但是也算是干净。

  只是沈清清很快发现,日常需要的什么洗衣液、洗洁精、毛巾、牙膏牙刷什么的那是一点没有。

  她不由得好奇地问工作人员,“咱们节目也算是大爆了,难不成就没有什么家居日化品牌想要植入的?这大好的机会商家都不上的吗?”

  工作人员哪里能猜不出沈清清话中的未尽之意,她这是不想花钱自己买,想薅节目组的羊毛。

  那位工作人员笑了笑,“想赞助的商家还是挺多的,但是导演觉得要是节目组把你们的衣食住行都安排好了,那就缺少了体验普通人生活的重要一环,所以他就都给拒了。”

  沈清清尬笑一声,言不由衷地夸赞道,“导演真是视金钱如粪土啊。”

  众人不由得想起徐翔跪舔广告商的模样,心中感叹这位沈小姐真是越来越会讽刺人了。

  房间内节目组早已经架设好了镜头什么的,因此现在也不用再准备什么吧,确认沈清清他们知道了这次任务规则以及没有别的问题后,大部分工作人员便都离开了,只留下需要跟拍沈清清他们的摄影师住在隔壁的房间里。

  等到工作人员们都离开了,房间中便只剩下沈清清和周嘉言小朋友两个人。

  沈清清一脸的萎靡不振,但出乎意料的是周嘉言却是一脸兴奋,丝毫没有来到一个对于他来讲十分破败的环境的不适感。

  他迈着小短腿到处打量了一圈,又跑回沈清清身边,对着沈清清感叹道,“妈妈,这房间好小啊,只有我的卧室一般大。不过也挺好的,这一周里我们就可以离得更近了!以前从我的卧室到你的卧室我都要走好久。”

  看着这么个软乎乎的糯米团子,沈清清只觉得心下一片柔软,然而很快她又想到眼前的小孩会是她这一周以来烦恼的根源就又不免抓狂,于是她又伸出了罪恶的双手,将周嘉言的小胖脸蛋好好地揉搓了一把后才消除了心中的郁气。

  在沙发上瘫坐了好一会儿后,沈清清才终于打起精神开始思考起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考虑到现在屋内连把扫把和抹布都没有,沈清清决定还是先去采购一番。

  为了避免重复出门,她开始清点起需要购买的东西。

  上辈子加这辈子她的生活经历都不算多,于是循着记忆又结合上网搜索后,沈清清终于列出一张采购清单,包括大米、食用油、调料、蔬菜、肉类、清洁用品、牙膏牙刷、毛巾、沐浴露、洗发露等等。

  做完了这一切,沈清清自觉自己还是十分机智的,应当没什么大问题。

  随后她拿起茶几上节目组留下来的装着800块的信封拆开,为了避免被节目组坑,她还顺便数了数。不过节目组倒不至于在这点钱上坑他们,果然是八张。

  随后沈清清便打算把钱放进钱包里,低头的那一瞬间,她看见了周嘉言小朋友眼中对红色钞票的渴望,突然间福至心灵。

  嘿嘿,她可以用钱“雇佣”小童工嘛。

  “想要啊?言言。”

  【完蛋了,我怎么感觉沈清清又有坏主意了。】

  【她这一看就是又要忽悠小孩了。】

  【言言崽聪明点,不要上沈清清的当!】

  周嘉言小朋友点了点小脑袋,虽说他从小到大要什么有什么,根本不缺钱花,但是他也的确没有花过钱。

  所以当他看见沈清清手上的钱后,他也想尝试一下兜里有钱的滋味。

  “对呀,妈妈。你给言言一张吧,我保证好好揣着,绝对不乱花。”

  沈清清见小孩那般渴望的样子,心中越发觉得自己的计策一定会成功。

  “那你知道钱都是需要付出相应的劳动来换的吗?”

  周嘉言觉得自己似乎迷迷糊糊地听老师说过,然后老实地点了点头。

  沈清清心中的笑意更甚,但脸上依旧一副严肃的模样,装作沉思了一会儿才道,“妈妈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十分开明的妈妈,所以你想要钱的话可以的哟,就是你需要付出相应的劳动来换。”

  周嘉言闻言眼睛一亮,兴奋道,“什么什么?只要言言能做到言言都答应。”

  看见小孩这么兴奋,沈清清心中偷笑,“言言,你也看见了,这个房间里一会儿会有很多的家务要做,需要清理很多的东西,所以言言一会儿可以主动承担起责任,跟我一起打扫房间吗?”

  周嘉言不疑有他,兴奋地点点头,保证道,“妈妈,我会的,我肯定会和你一起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看见周嘉言这么积极的态度,直播间内的观众颇为有些恨铁不成钢。

  【我咋觉得言言宝贝又被忽悠了。】

  【可恶的沈清清花式忽悠小孩干活。】

  【我爸妈小时候也是这么用零花钱忽悠我干活的。】

  【只有我觉得还好吗?这明明是在从小培养小孩用劳动换取金钱的意识。】

  沈清清见到周嘉言这样,却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心道果然小孩好忽悠。然而等她知道周嘉言口中“干干净净”的含义之后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随后她将一张百万大钞递给了周嘉言小朋友,“言言,你可要收好哦,要是丢了的话……”

  周嘉言小心翼翼地将新拿到的粉色小票票放进自己有拉链的小包包里,拍拍胸脯,对着沈清清保证道,“放心吧,言言肯定不会搞丢的。”

  因为是成熟的居民区,所以超市离现在的“家”并不远,沈清清牵着周嘉言走了十来分钟后便到了一家大型超市。

  因为是工作日,所以超市里的人并不多。

  超市门口也有许多的购物车,沈清清在其中挑选了一辆看起来还算干净的推车,随后对着周嘉言道,“这一次,你要不要上来坐?不坐就算了哦,我可不会求你坐的。”

  沈清清还记得上次带周嘉言去超市时他的那副傲娇样,周嘉言明显也记起来了,发出“嘿嘿”的笑声。

  这一次他没有拒绝,选择直接上了车,毕竟用自己的小短腿走路实在是太累了。

  沈清清也不跟小孩计较这些,蹲下身试图将他抱上车,然而第一次沈清清竟是没有抱动!而且摸了摸小孩的身上,似乎肉也的确多了不少。

  沈清清不由吐槽道,“言言,看来你最近吃得不少啊,都快胖成小猪猪了,我突然间有信心带你过完这一周了,要是吃得不好,你就当减肥吧。”

  周嘉言对此也有些不好意思,好像他跟后妈在一起后真的心情好上了不少,也连带得吃得更多了。

  当然他是不会承认的,小小声辩解道,“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自然会变重,这些重量很多都是骨头,不是肉。”

  沈清清也知道小孩子胖点也没什么,周嘉言脸皮薄也经不起逗,也不再逗他。

  随后她再次使劲,将周嘉言一把抱上了购物车,她觉得自己再带一阵子周嘉言估计体力都要好上不少,毕竟免费举铁了不是?

  她大声道,“言言,坐稳了,出发啦。”

  说着她便使劲往前推去,周嘉言坐在推车上发出愉快的欢呼,“快,快,快,我们去买东西咯。”

  然而很快他们的好心情便戛然而止,当沈清清看见货架上的标签上的价格后,她的笑容顿时顿住。

  曾经的沈清清是一个几乎买东西从来不看价格的人,会自己动手花钱还是在小的时候,那时候她也只会买些小零食。

  因此当节目组宣布一周只能花800元时,她甚至还觉得800元还挺多。毕竟沈清清对于物价的记忆还停留在贵价雪糕也不过三四块的时候,她哪里知道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冰淇淋已经遍地十几块甚至上百的都有呢?

  然而等她走进了超市发现随便拿起一样东西便是大几十后,她陷入了一阵沉默,要是把她想买的都买了,她手上这800块钱怕不是还得不够?

  此时周嘉言小朋友还兀自傻乐,指着货架上的某个进口有机牛奶道,“妈妈,买这个奶吧,这是言言平时最喜欢喝的牛奶,言言每天都要喝。”

  看着那小小的几瓶奶便已经破百,沈清清倒吸了一口气,啊,这……

  她沉重地叹了口气,对着周嘉言实话实说,“不是妈妈不想给你买,而是我们现在买不起啊。”

  周嘉言此时还不太懂得买不起的道理,他笑着从自己的兜里掏出那一张一百块,递给沈清清,霸气道,“妈妈,言言自己给钱,买!”

  沈清清看着傻儿子更是沉重叹气,“言言,认识数吗?你看看那个标签上写的是一百多少,而你手上的是正正好的100块。”

  周嘉言看了眼标签上的数字,又低头看了眼手上的钱的数字,他已经知道哪个数字大哪个数字小了。

  于是他睁大眼睛,发出不可置信的声音,“原来言言是个穷光蛋,连牛奶都买不起!”

  沈清清见着备受打击的周嘉言,也忍不住抱住傻儿子,“呜呜呜”道,“妈妈现在也是个穷光蛋,买不起言言想喝的牛奶。”

  看着这一幕,直播间顿时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天啊,这母子两估计是第一次尝到这么穷困潦倒的日子。】

  【太好笑了吧,沈清清之前对节目组提出的800块钱毫无意见,我还以为胸有成竹呢,原来是根本没搞懂物价。】

  【言言小宝贝太惨了,拿到100块的时候估计还觉得是笔巨款,结果没想到连自己平时喝的奶都买不起。】

  【沈清清他们还算幸运吧,好歹没有在结账的时候才发现物价。】

  【我恨沈清清这次聪明了一回,要是结账的时候发现钱不够又给放回去,那才是真可乐。】

  母子两抱头痛哭了一阵后,不得不接受如此沉重的现实。

  沈清清到底年纪要大些,先镇定了下来,看了下自己的清单,决定先买些必需品,至于食物什么的,她觉得是不是可以去菜市场什么的看看?

  随后她便推着周嘉言去到了日常生活用品区,考虑到只需要住七天,因此洗衣液、洗洁精、驱蚊剂、纸巾什么的都是拿的量最少的。而后她又去粮油食品区拿了一小瓶250ml的食用油,一代25kg的大米。

  然而如此买下来,沈清清在结账的时候也发现自己竟然花了两百块钱出去。

  这时候沈清清突然间懂得了一个道理,什么叫作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考虑到现在已经接近中午,此时再回去做饭肯定也来不及了,于是沈清清便带着周嘉言打算在外面解决。

  周嘉言一脸兴奋,提出自己要吃某个白胡子老爷爷家的汉堡薯条,沈清清无情拒绝。

  “言言啊,不是我不想带你去吃,是钱不够啊,现在吃一次白胡子老爷爷,我们两个人一百块就又给花出去了。”

  周嘉言是个通情达理的好孩子,倒也没有一定要闹着吃,他只是垂着头,双手捧着脸,沉重地叹了口气,“唉,生活真是太不容易了,以前是爸爸不让我吃,现在是钱不够。”

  【哈哈哈,生活不易,言言崽叹气。】

  【言言真不容易啊,才五岁就体会到了我一个二十岁社畜的感受,连食物都没有自由。】

  【我周嘉言,豪门继承人,谁能想到竟然会连白胡子老爷爷都吃不起,这还要从我参加一个节目说起……】

  【我是周氏财团继承人,我现在正在参加一个综艺节目被没收了所有的钱,看到这条短信的人请给我打一万块,节目结束后,我将一百倍奉还。】

  沈清清见到周嘉言这般模样也有些于心不忍,谁能想到,她竟然沦落到连给孩子买白胡子老爷爷都买不起呢?

  她伸出手,摸了摸周嘉言的头,安慰道,“言言,没关系,等录完这个垃圾节目,我就带你去吃白胡子老爷爷。”

  周嘉言听了沈清清的话,兴奋地点了点头。

  随后沈清清便在回家的路上找了家看着还算干净的面馆,点了两碗牛肉面当作午餐,当然给周嘉言的是清汤面,沈清清的则放了红红的辣椒油。

  居民区的物价显然比cbd区域要合理许多,沈清清加了两个煎蛋又加了一盘青菜后也才三十块。

  母子两虽说之前都不是缺钱的人,但是也都不是娇惯的人,因此吃着这两碗小面也觉得十分的香。

  周嘉言已经很会自己吃饭了,完全不需要大人操心,他吸溜着碗里的面,还时不时地喝口汤,只不过小孩子总有些好奇心,等他吃到七分饱的时候,看着沈清清那碗面红红的,便开启了探索的心。

  “妈妈,你的面面很好吃吗?”

  沈清清正在思考应该去哪里买便宜一点的食物和蔬菜,冷不丁地听到周嘉言的问话后,下意识道,“还行吧,将就着吃吃。”

  周嘉言听见沈清清漫不经心的回答后“哦”了一声,开始继续吃着自己的面,看来妈妈的面也一般啊,回答得这么肤浅。

  然而等他又吃了几口自己的面后,他又有些意动,再次问道,“那你的面跟我的面有什么差别吗?”

  这一句话终于将沈清清的思绪拉回了现实,她望向周嘉言,便看见了周嘉言黑白分明的眸子中的好奇。

  这小子感情是想尝尝她的面吧?

  之前他还嫌弃辣椒来着,结果这么快就好奇了。

  她心中偷笑,在她看来辣椒是世界上最美好的食物,不懂吃辣的人简直是错过了世界上一大半的美食。看到周嘉言这般蠢蠢欲动,她自然不会放过安利的机会。

  但是小孩子有点小,肠胃也弱,不会受不住辣椒吧?要是生病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不过吃一点点应该没什么吧?

  这般想着,她露出个微笑,“你想知道差别啊,那我可形容不出来啊,不过你尝尝不就知道了。”

  周嘉言还记得后妈上次在自己的碗中放辣椒时他不小心尝到的味道,那时的他觉得一点都不好吃,吃下去后只觉得舌头痛痛的。

  然而,后妈她却一直吃得很欢,很享受。

  周嘉言有些犹豫,这该不会又是后妈耍他的把戏吧?

  他有些犹豫,然而最终好奇战胜了他的谨慎,他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伸出了自己的筷子,然后夹了一根面条,放进自己的嘴里。

  随后他便又感受到嘴巴中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他刚想哭诉自己又被后妈给骗了,辣椒一点都不好吃,然而诡异地他又生出了一阵舒爽的感觉。

  沈清清看着小孩脸上又出现了痛苦面具,赶紧将身旁的茶杯给递了过去,“好了好了,喝口水吧,吃辣呢得一步步来,你慢慢就能体会到吃辣的乐趣了。”

  周嘉言接过沈清清递过来的水,极快地喝了一口,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随后又开始吃起了自己碗中的面。

  然而他越吃自己的面越觉得不得劲,好像差了点东西一般。这般想着,他又望向沈清清的碗。

  沈清清见他那样,哪里还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所有初学吃辣的人几乎都是这个样,辣得受不了但是又想吃,她小时候刚学吃辣的时候也是这样。

  于是她叹了口气道,“言言你想吃就再挑一根吧,不过不能再多吃哦,你的小嘴巴被辣到事小,你万一被辣到拉肚子了事大,毕竟我们现在很穷,连给你看病的钱都没有。”

  周嘉言哼哼唧唧,觉得妈妈有些小气,怎么能只给他一根?不过最终他还是点了点头,有一根也是好的啊。

  他快速地伸出筷子,挑了一根,吸溜吸溜地吞了下去,然后不出所料地再次猛灌了一杯水。

  只是随后周嘉言只觉得自己心中又升腾出了一阵诡异的满足感和刺激感,而且他觉得嘴巴里的食物似乎更香了。

  看着周嘉言的样子,沈清清知道这将是周嘉言小朋友吃辣的起点,而后,他将在吃辣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直播间的观众也笑了。

  【言言这跟我刚吃辣的时候一模一样,后来就真香了。】

  【太可爱了,又怕辣又想吃。】

  【我宣布,言言从此也是我们辣党的一份子!】

  【说起来周总吃不吃辣啊,他要是不吃,那他的口味岂不是成了他们家的异端!】

  吃完饭后,沈清清便牵着周嘉言的手回了家,她也大致想好了该跟谁打听哪里的瓜果蔬菜卖得便宜。

  这世上还有谁比大爷大妈们更加了解周围哪里有便宜占呢?

  现在还是中午,正是日头最晒的时候,大爷大妈们肯定还在家歇着,沈清清便打算带着周嘉言先睡个午觉,醒来后再打扫下房间,打扫完应该是下午五点左右,正正好可以出门。

  房间里的床是一张一米五的大床,是那种木头的老式床,已经有不短的年头了,但看起来还算结实,沈清清坐上去也没有感受到明显的摇晃。

  见状,沈清清放心了不少,而且一米五的大床应该也够他们两睡觉。

  同时她翻了翻节目组为他们准备的床上用品,能看得出来都是新的,而且提前清洗过,能闻到洗衣液和消毒水的味道,沈清清便带着周嘉言安心地躺了上去。

  当然这一次,她还是记得定闹钟的,毕竟以她的嗜睡程度,要是自然醒,估计就得晚上六七点了,还收拾什么房间,买什么菜?

  沈清清虽然懒散,但是有事情的时候还是能够起来的,下午两点,床头的手机响了后,她便起床了,随后带着周嘉言小朋友开始大扫除。

  整个房间并不算特别脏,只是有灰尘什么的,而且能看出来房主在住的时候还算是爱惜房间,厨房都没什么太大的油烟痕迹。

  沈清清提出一个小桶装水,又给了周嘉言小朋友一张抹布,“你人小没办法用拖把什么的,那你就用抹布好好擦擦家具什么的吧。我呢,就扫地加拖地。”

  周嘉言对此没有什么异议十分果断地点了点头,而且看起来心情很是还不错,擦桌子的时候,口中还唱着歌。

  沈清清看着好笑,心中好奇小朋友到底为什么能这么活力满满,连干活都这么起劲。

  对于沈清清来讲,上一次打扫房间似乎已经是十几年前了,那时候她还没红,她的父母也还没决心让她去当明星,因此她还能过一些普通小孩的生活。

  似乎她那个时候也挺高兴的,于那时的她来讲,只要不练舞便很高兴。

  难道周嘉言也是这种心态?可是她明明根本没让周嘉言做什么啊!

  将脑海中那些繁杂的思绪甩出,沈清清开始打扫起房间来。

  总的来讲,这间屋子还算是干净,没什么大的纸屑,以灰尘为主,还有部分的墙皮因为老旧而脱落,留下一地的墙灰。

  沈清清自然自己还是打扫得很认真的,毕竟这是他们即将要住上一周的地方。房间并不大,很快沈清清便将整个屋子都打扫了一遍。

  随后她便去看周嘉言,孩子还小,她倒不指望他真的能做多少的活,但出乎意料的是周嘉言干得很仔细,就是太慢了。

  半个小时下来,周嘉言小朋友才擦了一张茶几。

  沈清清有些好奇,印象中周嘉言也不是什么爱偷懒的小朋友啊,这次竟然这么慢?

  于是她开始观察了起来,便看见周嘉言小朋友一张茶几擦了不下数十回,连茶几腿都没有放过。

  这也过分认真仔细了吧?

  沈清清不忍扶额,她自认也不是什么邋遢的人,但却远不至于周嘉言这样。

  “言言,差不多了,没必要擦得这么干净。”

  周嘉言从忙碌中抬起头,明显对于沈清清的话明显不赞成,“可是我每次擦过的抹布用水洗都有灰的啊,我们要把新家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呀。”

  沈清清耐住性子,继续解释,“可是我们又不是生活在无菌的世界中,有一点灰尘什么的也是正常的,而且你擦桌子腿干什么,我们又不需要用到。而且,你这么擦擦到天黑都擦不完的。”

  周嘉言歪着头思考了一会,最终点了点头,“好吧,那言言就将就一下吧。”

  随后,沈清清便看见周嘉言将十遍变成了五遍,虽然这个次数对于沈清清来讲还是有些多,但是也总算有了进步,沈清清便不再多言,也拿起抹布跟着周嘉言一起擦家具。

  大概又忙活了一个小时,整个屋子里里外外都基本上打扫了一遍,沈清清自觉还是很满意的,刚想自夸一通,便看见周嘉言竟是又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到处查看。

  很快他指着一处墙角道,“妈妈,你这里没打扫干净哦,这里有灰尘,言言看见啦。”

  之后他又跑到窗台那,伸出小手摸了下,然后小脸蛋上露出了一个十分嫌弃的表情,“妈妈,你窗台忘了擦,好脏啊,把言言的手都弄脏了。”

  随后她又跑到厨房,指着抽油烟机道,“哇,这个上面还有油呀,妈妈,你快来擦干净,言言够不到。”

  ……

  最后,周嘉言将整间屋子都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总结道,“妈妈,言言把整间屋子都检查了一遍,把你没打扫干净的地方都指出来了,怎么样?言言的眼睛很厉害吧!言言可是有在好好协助你将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哦。”

  说完,他还望向沈清清一副求表演的模样。

  【哈哈哈,言言化身监督工了。】

  【沈清清脸都快绿了,万万没想到,周嘉言口中的干干净净真的是干干净净。】

  【别的不说,小孩的眼睛是真尖啊,我在镜头里根本看不出来。】

  【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每次沈清清想坑小朋友结果都被小家伙反坑了。】

  【楼上,可能是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哈哈哈。】

  沈清清看着周嘉言的小模样,觉得自己差点快心梗了,她都已经快累得全身虚脱了,竟然还被人这般挑刺!而这个挑刺的人还是个五岁小孩,她还发作不得。

  她这特么是请了个小监工吧,怎么会有人这么眼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x23.com。红杏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x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