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 41 章_后妈对照组靠熊在娃综爆红了
红杏小说网 > 后妈对照组靠熊在娃综爆红了 > 第41章 第 4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1章 第 41 章

  沈清清对于老宅管家安排他们一起住周烨煊的卧室并不算特别意外,毕竟老宅的管家也不会知道她跟周烨煊是塑料夫妻。

  而且哪怕真的是安排两间房,那也应该是言言睡一间,她跟周烨煊睡一间。

  不过今天有言言在,让他睡中间的话应该没那么尴尬吧?料想周烨煊在有儿子在的时候应该也不敢动手动脚。

  这般想着,沈清清放心了不少。

  老宅管家为他们安排的房间显然是周烨煊以前的房间,据说是他从小长到大的地方。

  卧室是一个套房,有单独的客厅,卫生间等等。

  相较于周烨煊现在的卧室,这里要显得更有人气一些,没有那么的暗黑高冷。

  卧室中还自带一个学习的书房,放着书桌书架,书架上还放着他学生时代的书籍课本,码放得整整齐齐,就是不知道是后来佣人整理的还是当初的周烨煊就已经摆放的这般整齐了。

  周嘉言见到爸爸以前的书桌书架,兴奋得跑到书桌旁,爬上椅子开始翻看了起来,还频频发出感叹,“哇,爸爸好厉害,这上面很多的符号我都看不懂呢。”

  沈清清听见周嘉言的话,低头一看,便看见他手上的那本书写着大大的三个字——微积分。

  这他现在要是能看懂,那他可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少年了,虽然现在的他已经足够聪明优秀了。

  周烨煊也闻言笑道,“言言不用着急,等过几年你就能看懂了。”

  周嘉言听了爸爸的话,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露出两排白白细密的整齐的牙。

  随后周烨煊进了浴室,沈清清则跟周嘉言继续参观周烨煊的书房。

  而后周嘉言又翻到了一本相册,“哇,是爸爸小时候的照片呢,跟言言一样可爱。”

  沈清清见状也心生好奇,毕竟她还真好奇周烨煊这样的男人在年少时会是什么样,于是她跟周嘉言挤在了一张椅子上,开始翻看了起来。

  这本相册的时间跨度看起来很长,一直从周烨煊小baby时候的照片开始直到周烨煊的青春期结束。

  照片中的那个男孩五官清俊,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孤高矜贵,而且从小到大都板着一张脸。沈清清又想到周烨煊现在的模样,感情他从小就这样了。

  而且能看得出来,周烨煊的朋友不多,照片中甚少又他跟别人的合照,为数不多的合照都是他和几个男生的照片。

  沈清清刚想嘲讽他两句不受女孩子欢迎,便看见了一张他跟一个比他矮了一个半头的女生的合影,沈清清挑眉,咦,有意思,唯一一个啊。

  周嘉言此时也睁大眼睛道,“哇,这个小姐姐好漂亮,言言觉得有点眼熟。”

  沈清清听见周嘉言的话只觉得有些好笑,这是无师自通的搭讪女孩子的技巧?只可惜眼前的女孩只是一张照片。

  这时周烨煊也刚从卫生间洗完澡出来,穿着睡衣。

  沈清清见他出来,便打趣道,“哇,本来看到前面还以为你一点不受女孩子的欢迎,不会有跟女孩子的合影呢,没想到还是有的嘛。”

  说着她拿起那张照片指给周烨煊看。

  周烨煊脸上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不过很快褪去,许久后他才解释道,“你不要多想,这是我妹妹。”

  妹妹?沈清清翻找着自己的记忆,她怎么不记得周烨煊还有什么妹妹?这该不会是什么情妹妹吧?

  看着沈清清明显不相信的表情,周烨煊心中有些无奈。

  当初父母因为他的事情,为了保护妹妹的人身安全,便一直没有公开她的身份,打算等到她大学毕业之后再对外公布妹妹周若言的身份。

  然而没想到的是,大学毕业后周若言会发生那样的事,之后似乎也就没必要公布妹妹的身份了。而且他因为避免被有心人探究言言的身世,便也故意将这件事情给隐藏了下来。

  也因此,哪怕是沈清清也不知道周家曾经还有位千金大小姐。

  他捏了捏眉心,虽说沈清清现在变了许多,而且看得出来是的确真心待言言,但是现在也不是告诉她真相的时候。

  更何况也没什么必要,不过他也不想骗她。

  他叹了口气,只模糊道,“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是真的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不是你想的那种。”

  沈清对于这件事情其实并不太关心,见周烨煊解释也就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哦,好吧,那你可真逊。”

  周烨煊:……总感觉不解释比解释了要好点。

  随后他决定还是去关心孩子,对着周家言道,“言言,快去洗澡吧,水已经放好了。”

  此时时间也已经不早了,周嘉言听话地点了点头,从椅子上滑了下来,拿着自己的睡衣便往浴室冲。

  等到沈清清和周嘉言都洗完澡换上睡衣之后,周烨煊有一种自己被排除在外了的感觉。

  因为两人都穿上了小黄鸡睡衣,甚至睡衣上还有个带着小黄鸡头的帽子,两人正在用小黄鸡尖尖的嘴互啄中。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直逗得小朋友咯咯的笑。

  周烨煊见状忍不住扶额,这两人怎么能这么幼稚。

  然而现在卧室里就三个人,两个人都这么幼稚,然后便显得他这个正常人格格不入了。

  周烨煊忍不住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也买套这样的睡衣加入他们。

  好在此时已经不早了,作为一个早睡早起的好宝宝,周嘉言小朋友闹了一阵后便困了,躺在沈清清身旁打着哈欠。

  沈清清见状也不再闹他,将小朋友放在大床的中央,然后盖上了被子。

  而且作为一个夜猫子,但是因为在综艺上跟着小朋友睡了那么几天后,沈清清的作息也变得阳间了起来,此时也竟然觉得困了起来。

  周烨煊见了心下感叹,沈清清这个妈妈做得看起来倒是越来越有模有样了,至少会照顾小朋友睡觉了。

  小孩都睡了,他自然也打算睡了,走了几步,上了床,躺在了周嘉言的另一侧。

  这张床够大,再加上两人之间还有周嘉言相隔,沈清清倒也还算自在,于是难得地她十分平和地对着周烨煊道了一声,“晚安。”

  竟然这么温柔?而且还没有警告他不准越线什么的,周烨煊刚在心中感慨沈清清是不是转性了,便又听见了沈清清的声音,“所以你能去关下灯吗?我不习惯开着灯睡觉。”

  周烨煊这才想起,老宅因为已经有些年头了,虽然定时保养,看不出有太大的损坏,但是家里的电器、电灯还没能换上智能设备,还得人下床去关。

  周烨煊恍然大悟,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呢。

  他转过头,便看见沈清清睡眼惺忪,迷迷蒙蒙的模样,而她身旁那个卷毛小朋友已经“呼呼呼”地睡着了,于是原本他还想理论一下的心思顿时便歇了。

  还能怎么办呢?自然只能宠着呀。

  周家老宅的主卧中,周乾和溥君雅也已经洗漱完毕,两人都已经换上了丝质睡衣。

  溥君雅因为洗过头,正在用帕子擦着头发,周乾看着妻子这般,主动接过了毛巾,又拿来了吹风帮着吹干头发。

  过了十来分钟,周乾摸了摸已经干了的头发,将毛巾和吹风放回了浴室。

  此时的时间已经不算早了,也到了两人平时睡觉的时间,于是两人便都上了床,然而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两人却都还没睡着。

  溥君雅先开了口,“老周啊,那个孩子……”

  听到妻子的话,周乾也不意外,事实上他也在想那个孩子。他之前在电视上见到的时候只觉得是个懂事听话的孩子,然而今天一间,大概是血缘的关系,莫名的便生出了一阵亲切之感。

  就如同当初他看见他的女儿时的样子……

  而且那个孩子看起来被教育得很好,哪怕他跟太太那般冷淡地对待他,他却依旧想着给他准备生日礼物,望向他时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

  只是他又想起了女儿,如果不是那个孩子的爸爸,他们不会失去女儿,而那个孩子留着跟那个渣男一样的血……

  他伸出手握了握被子下妻子的手,叹了口气,道,“唉,他也可怜,只是我们注定没什么缘分。”

  溥君雅想说什么,然而话到嘴边却终究没有说出口,她知道丈夫心中女儿的地位,他当初甚至还动过亲手杀了那个渣男的念头,如果不是被儿子劝住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的丈夫能够平静面对有着那个男人一半血的言言已经实属不易了,她也轻轻地叹了口气,一切只能交给时间了。

  第二天,周烨煊依旧是第一个醒来的。

  窗帘的遮光性十分不错,因此室内的光线依旧十分的昏暗,只能看见大致的轮廓。

  然而即便这样,他也能看见,原本睡在中间的周嘉言小朋友已经整个人被沈清清搂在了怀中,就像抱着一只玩具熊一般。

  果然,不止他一个人遭殃。他心中生出些好奇来,当沈清清醒来的时候会怎么对待怀中的周嘉言。

  看了眼时间不过才早上七点,周烨煊便小心翼翼地从床上起身,今天虽然是周天,但他一会儿依旧得去上班,可不能像母子两那般睡到自然醒。

  然而等他洗漱完出来的时候,便看见周嘉言已经睁开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在床上扭来扭去。

  他被沈清清抱在怀中,自然而然地也把沈清清给吵醒了,沈清清不满地嘟囔道,“坏言言,你醒这么早干什么,小孩子得多睡才能长得高呀。”

  说着,沈清清又紧了紧周嘉言,想要他继续睡觉。

  看着这一幕,周烨煊心中有些吃味。同是被沈清清当成“抱枕”,他被嫌弃和怀疑,周嘉言却被抱得更紧了。

  周嘉言的的声音因为刚醒还带着鼻音,听着更加软软糯糯,“可是我们已经睡得够久了啊,你只是想睡懒觉罢了,还是你昨晚又偷偷玩手机了?”

  沈清清昨晚还真没偷玩手机,但是之前的几天里还真有睡不着的时候偷偷玩手机的情况,只是这个家伙怎么会知道?

  她连忙抓住漏洞,倒打一耙,“首先,我昨晚可没偷偷玩手机,其次,你能发现我偷偷玩手机的话是不是你晚上也不睡觉玩你的小天才手表了?”

  周嘉言连忙否认,“哪有,我就是偶尔起床尿尿的时候能看见你的手机屏幕是亮的罢了,我没有晚上玩手表。”

  母子两笑闹一阵后,也都起了床,换上了带来的常服。

  他们下楼的时候,周乾和溥君雅已经在楼下餐厅吃着早餐。

  见到三人下来,溥君雅有些惊讶,“今天是周末,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不多睡会儿?在这里其实用不着那么拘束的。”

  这话是对沈清清说的,溥君雅看了综艺后是知道沈清清喜欢睡懒觉的。

  沈清清有些好奇溥君雅为什么会知道她喜欢睡懒觉,但是还是如实答道,“还不是都怪言言,一大早就醒了,让他睡觉也不睡。”

  周嘉言此时已经坐在饭桌上,拿起勺子开始吃起了鸡蛋,闻言,抬起头反驳道,“我这是监督你早起早睡身体好呀,你要是再睡下去,就会变成小胖猪了。”

  他嘴里的鸡蛋还没能完全吞咽下去,因此细密的牙齿上还沾着黄黄的蛋黄。

  对于周嘉言“败坏”自己形象的话,沈清清自然要“报复”回去,“言言注意形象,你看看你的嘴,蛋黄都沾牙上了。”

  周嘉言是一个十分注重自己形象的小孩,听见后妈的话当即闭上了嘴,不再言语,只能支支吾吾以示抗议。

  沈清清见状,心道,哼,我还收拾不了一个小屁孩吗?

  这一幕落在众人眼中,都有些忍俊不禁。连一向严肃的周乾,眼神中都不免含了些笑意。

  至于溥君雅,她本就比周乾要心软许多,看着言言这般可爱的模样,心中更是柔软一片,若是没有发生那件事,她现在应该是最幸福的外婆吧。

  早餐过后,周烨煊便带着沈清清和周嘉言离开了老宅,当然他前往公司上班,而沈清清则带着周嘉言回家。

  起得太早,沈清清决定回家后让周嘉言自己去学习,自己则再去睡个回笼觉,反正周烨煊不在家,周家她就是老大,睡醒再吃个午餐,真是美滋滋。

  相较于沈清清的轻松,沈林颜却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他们从生日宴上提前离场,一路上梁鸿羽不发一言,如果不是顾忌到梁天逸在场,沈林颜觉得梁鸿羽估计会直接对她发火。

  到家后,梁鸿羽便把梁天逸交给了佣人,随后将沈林颜带到了卧室中,并且将门反锁。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梁鸿羽的语气却是比沈林颜想象中的要平静很多。

  “林颜,你忘了去之前跟我怎么保证的吗?你说过你会搞定的,结果如果我不出现,你差点就搞砸了一切。”

  沈林颜见到梁鸿羽这般,心中却更是慌乱,着急解释道,“鸿羽,我没有骗你呀,我是真心想解决这件事跟沈清清求和的。只是沈清清突然间变得比以前还要难缠了,以前只要有爸爸在,她最后都会松口的。今天我也不知道她中了什么邪。”

  然而这解释一出,梁鸿羽的目光却更冷了,“所以你就觉得有沈宏在沈清清就会屈服在所谓的父亲的权威又或者因为一些亲情放过你?我现在才发现你是个这么天真的人。”

  “并不是的,只是我以为……”沈林颜还想再解释点什么,然而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是啊,她一直以来的依仗不过是沈清清在乎沈宏,而沈宏又偏心她,她便以为沈清清这一次又会在沈宏的“压迫”下放过她,可她没想过人是会变的。

  从一开始她就处在弱势的一方,而不是她以为的自己把沈清清玩弄在鼓掌中。

  梁鸿羽见沈林颜终于不再争辩,继续道,“你也不必再挣扎了,好好按照沈清清的话做吧。至于那个综艺节目,我觉得你也不用参加了,毕竟现在你的状态也不适合带小逸。”

  “节目的直播我也看了,沈林颜你在节目中为了自己的私心唆使小逸撒谎,那么在平时生活里,是不是也为了自己的私心让小逸撒谎骗我呢?”

  沈林颜听见梁鸿羽不让她参加节目后,只觉得脑海一瞬间炸开。她知道她要是真的退出了,对于梁家来讲自然可以避免很多争议,但是对于她来讲这无疑等于灰溜溜地退圈,她再想出来可就难了。

  这是沈林颜绝不愿看见的。

  沈林颜了解眼前男人的绝情,决定的事情向来不会轻易更改,且向来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自己哀求他也不会有什么用。

  既然这样,那还不如放手一搏。

  这般想着,她脸上的表情慢慢沉了下来,整个人完全不复刚才的慌乱。

  “鸿羽,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听,怎么求你,你都不会放在心上。”

  “的确我之前有太多的私心,我因为嫉妒沈清清有个光明正大的出身,所以雇佣水军黑她,手段也不甚高明,让周烨煊抓住了把柄。可是这么久以来你难道不知道吗?你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你巴不得我搞沈清清的名声从而影响到周氏,让大众觉得周烨煊不过如此。”

  “还有我对小逸严格,这都不是你默认的吗?你想要拥有一个完美的继承人,所以我才会逼着小逸学那么多的东西啊。你若是不愿意你大可以早就阻止我,你只是不愿意当那个恶人,所以装作一切都不知道罢了。”

  “还有鸿羽,你当我在梁家这么久是白待的吗?真的会一点证据都没有吗?”

  听见沈林颜的这番话,原本还高高在上、胜券在握的男人顿时神色大变,沈林颜比他预想得还要难缠十倍,更重要的是这几句话全部说中了他内心深处最为隐秘的秘密。

  他本质才是那个默认沈林颜做一切事情发生的人。

  梁鸿羽定定地望着沈林颜,第一次平视眼前这个女人,“你想要怎么做?”

  沈林颜听见梁鸿羽的话后,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鸿羽,我会按照你说的公开道歉,只是之后的事情交给我,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的。”

  沈林颜的确是个狠人,对别人狠,对自己却是更狠。

  在确定自己只能按照沈清清说得那般道歉后,她便跟经纪人商量好了之后的全部对策。

  他们最终决定,既然都道歉了,那便道歉个彻底,反正也不是什么会被封杀的错,只要她还能在圈中,那便还有翻盘的机会。

  于是在一个晚上,正是广大群众下班后上网冲浪的高峰时段,沈林颜发布了一则声泪俱下的道歉视频。

  视频中她不仅对雇佣水军黑沈清清进行了道歉,也为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梁天逸的不恰当的教育方式进行了道歉。

  “我知道,这段时间里不少网友对我的所作所为产生了许多争论,对此我感到很抱歉,也在这段时间中反思了自己。”

  “首先,我要对沈清清小姐道歉,因为我跟她同期出道,在路线和资源上有所竞争,所以曾数次雇佣水军发布关于沈清清小姐不好的新闻以及带节奏黑沈清清小姐。但这段时间通过跟沈清清小姐的接触,她的人格魅力让我感动,我对于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感到十分羞耻,因此特意在这向她道歉。”

  “其次是关于我对梁天逸的教育问题,我在不经意间不顾小逸的个人感受,数次逼迫了小逸做他不喜欢甚至是害怕的事情,对此我感到很羞愧,我没想到这会给小孩子带来那么大的伤害。”

  “我小的时候被母亲管教得十分严格,但却也因此学了很多的东西,长大后我渐渐理解了母亲当年的良苦用心,所以我在教育小逸的时候也想当然的以为现在对小逸严格一点,哪怕小逸现在不太开心,但他长大了后便会理解我。但是我忘了,不是所有的严格都是有必要的,对于小孩来讲,健康快乐成长才是最有必要的。”

  “我是小逸的妈妈,希望大家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自己,以后我绝对不会不顾小逸的意愿,会努力成为一个开明的妈妈。”

  这一条道歉视频一出,立刻引起网友的轩然大波。

  【我去,沈林颜这是怎么了?这是被黑了,还是被人拿枪举着拍了这个视频啊?】

  【自己爆料自己?逼小逸那事我知道,感情她还黑过沈清清呢?】

  【难怪沈清清之前名声那么惨,原来被人盯着黑呢。】

  【我沈姐终于清白了吗?我早说看她在节目里的表现根本不像之前传的那样。】

  【沈林颜也太恶心了吧,这人品,不仅对继子那样,还恶意竞争。】

  对于道歉视频出现后网上会出现的差评,沈林颜的团队也不是没有准备。

  等网友们骂完一轮出了口气后,很快便发动水军开始带节奏,中心思想便是,她已经道歉并且已经承诺要改正了,你们还要她怎么样!

  【沈林颜之前的确做错了事,但是现在她已经认识了错误,罪犯都能刑满释放呢。】

  【对啊,我看沈林颜道歉态度也挺诚恳的,大家再给她个机会吧。】

  【沈林颜犯得这些错很多人都会犯啊,她不顾小逸的意愿让小逸做这做那,但这也是很多父母都会犯的错啊,好歹沈林颜还会道歉呢。】

  【艺人之间互黑什么的也很正常吧,抢资源都是你死我活的,只是没曝光出来罢了。】

  【楼上我也觉得,沈林颜其实也没犯什么大错啊,而且还承认错误了,多少人死不承认错呢。】

  沈林颜的团队打算得很好,这年头网络上杠精多,圣母也多,大多数网友都缺少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相信只要他们带带节奏,就能影响部分的网友,让他们相信沈林颜已经知道错了,能够改邪归正。

  不过让沈林颜团队没想到的是,因为这段时间中翻车的明星众多,大部分网友早就对日薪“208万”的明星们缺少了同情心,只有少部分的“互联网圣母”呼吁再给沈林颜一次机会。

  甚至鉴于沈林颜现在糟糕的名声,数家品牌都宣布跟沈林颜解约,不再合作。

  看着一份份解约声明,沈林颜差点将手中的手机都给摔了出去。

  还是余斌稳住了她,“林颜啊,现在的局面已经很是不易了,商务解约也是正常,而且这也是阶段性的,我们先低调一阵,交给时间,一切就都会回来的。”

  沈林颜虽然心中不爽,但是也知道现在也只能先这样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x23.com。红杏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x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